第362章 约定俗成
    刘岩冷静下来之后,突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情,康赖孩刚才一系列的举动,看似蛮混不吝的,其实在他内心里,也有畏惧的东西。ikanxsw w?w w?. i?ka?n?x?s w `c?om尽管从表面上看,他只是在为王俊杰外甥的事情道歉,但从他那种过激的行为上可以看出,他分明是在掩饰着什么。

    他在掩饰什么呢?

    要想弄明白这个问题,就必须把事实摊在光天化日之下,让康赖孩彻底明白,黑就是黑,白就是白,像王俊杰那种推推搡搡的工作方法,是绝对不可取的,那样只会助长康赖孩的嚣张气焰。

    想到这儿,刘岩对康赖孩说道:“康师傅,你的问题,我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可究竟{;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应该怎么解决,我觉得咱们还要认真探讨一下。你刚才也说了,修建变电站,只是牵涉到在你们家附近栽一根电线杆子,按道理说,就应该是打盆说盆,打罐说罐,你要求的赔偿,就应该围绕着栽电线杆子给你造成的损失来解决。要是这么说的话,你要求在市中心给你解决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是不是太离谱了?”

    康赖孩说:“刘市长,你这种说法我不赞成。没错,一开始是只牵涉到一根电线杆子,可要不是因为栽电线杆子,我能生那么大气吗?要不是我生那么大气,会用装载机推那个电线杆子吗?要不是去推电线杆子,我们家的房子能塌吗?归根究底,我们家的房子塌了,都是因为栽这根电线杆子给闹的,市政府必须要考虑赔我们家的房子,要不然,咱们就没的聊。”

    刘岩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没错,你们家的房子塌了,这是一个客观事实,可这个客观事实是怎么造成的呢?因为一根电线杆子,引发了一所房子的倒塌,这里面的因素,我们是不是应该认真的考虑一下?如果你平心静气的去对待这个问题,不采取那些过激的行为,你家的房子会塌吗?肯定不会吧。所以说,但凡遇到问题,我们大家在主观上都不能意气用事,如果一味的靠着自己的秉性去处理问题,只能是让问题越闹越大,矛盾越来越深。康师傅,你觉得是不是这个道理?”

    康赖孩极不自然地歪了歪脑袋,说道:“道理不道理的咱就别说了,道理任何人都懂,可事情不管牵涉到谁头上,谁都不想讲这个道理,更不会将这些所谓的道理套用在自己身上。我还是那句话,你们是公家,我是个人,你要是不让个人沾公家一点便宜,甚至还让个人吃亏,恐怕是栓住日头都说不过去,谁都没有那么高的觉悟。”

    说完这句话,康赖孩别着膀子蹲在了地上,摆出一副任你怎么说我都不会改变态度的架势。

    刘岩火了:“康立德,你要搞搞清楚了,电线杆子栽在距离你们家后墙五米开外的地方,这个地方是国家的,不是你个人的,你凭什么把电线杆子推倒?”

    康赖孩的身子晃动了几下,没有说出话来。

    刘岩继续说道:“幸亏倒塌的房子是你自己家的,如果是别人的房子,就你这种行为,足以对你采取法律措施了,你有什么理由在这里胡搅蛮缠?”

    康赖孩忽地一下站了起来:“刘市长,你的意思是不是说,我们家的房子是我自己撞塌的,我活该倒霉了?”

    刘岩反问了一句:“你说呢?”

    眼看着康赖孩要发火,王俊杰在一旁劝说道:“康赖孩,刘市长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没听明白吗?这件事究竟怎么解决,就看你的态度了,如果能够坐下来平心静气的好好商量,倒不是没有通融的办法,如果你一味地采取这种强硬的态度,对不起,我们也只好公事公办了。”

    康赖孩将脑袋高高的仰了起来,费了好大劲把眼珠子扭转到刘岩的方向,嘴角咧了几咧,终于说出了一句话:“那刘市长你就看着办吧,反正刀把子现在握在你们手里呢。”

    康赖孩虽然没有明显的向刘岩服软,但从他的神态上可以看的出来,已经有了愿意坐下来好好商量的意愿。

    刘岩缓和了一下语气,说:“如果这件事咱们可以商量,那我也说一句没有觉悟的话,你们家的问题,要想有一个好的处理结果,唯一的办法,就是把你们家归拢到拆迁户当中去。要想做到这一点,肯定会有难度。这也是我突然之间冒出来的想法,至于能不能行的通,还需要与方方面面沟通,最起码变电站得答应圈下你们家的房屋和院子,这就需要我和王局长进一步地去做工作。”

    刘岩之所以有这个姿态,并不是想要跟康赖孩做出妥协。他心里清楚,在这个问题上,电业局的行为也有欠妥的地方。按照规定,在居民住宅周围十米之内,是不允许强行建设像高压线路这种高危设施的,即便要建设,也要征得居民的同意才行。

    从现在的状态上看,康赖孩显然不知道有这个规定,如果康赖孩知道了有这么一个规定,而且一定要拿着这个规定来跟西城工业园区管委会说事,那就更麻烦了。

    所以,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康赖孩家的房子,归到拆迁户当中,让他跟那三十八户一起拆迁,这样的话,所有的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王俊杰在一旁插嘴道:“康赖孩,你听听,刘市长是不是为你着想的?你不要不识抬举。”

    康赖孩翻了翻眼珠子,说:“刘市长,你能这样想,说明你真的是为我考虑了。我得承你这个情。算了,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这件事,你和王局长就看着办吧。不过我的心思你们也得理解,你别怪我说话不讲究,这是沾公家的便宜,不知道多少年才遇到这种好事,谁要是不沾,谁tm就是傻瓜。”

    话说到这种程度,刘岩心里已然有了底数,不过,他觉得还应该再打击康赖孩一下,一方面,是不能让这家伙的贪欲过分膨胀,另一方面,刘岩也想通过康赖孩,去做一下另外那三十八户的工作。

    想到这儿,刘岩对康赖孩说:“康师傅,有些话我必须给你说在头里,虽然我和王局长可以想办法把你们家归类在拆迁户当中,可你也应该清楚,像你这种情况,是不能真正跟其它的拆迁户类比的,在具体的包赔上,你最好心里有个准备,别到时候再闹出其它的事情。”

    康赖孩瞪着眼珠子叫:“刘市长,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按照拆迁户的标准包赔给我,其他的拆迁户会不愿意?马勒戈壁!谁敢咬我的蛋试试?”

    刘岩说:“你别那么激动嘛!我的意思是说,尽量不要惹出更多的麻烦。”

    康赖孩说:“刘市长,你的意思我明白了,这样吧,这件事你就交给我,只要你给的条件能让我满意,其他拆迁户的工作由我去做,谁要是敢说个不字,我拧折他的狗腿。”

    ······

    从会议室里出来之后,李松林一直闷闷不乐的独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心里面不知道有多别扭了。

    今天的会议,也是李松林作为钧都市市长的第一次公开亮相,在他的心目当中,完全把这一次的亮相,当成了一次公开的政治博弈,一场与刘岩这个正在钧都市官场冉冉升起的政治新星的博弈。

    那么,要想在这场博弈当中取得全面胜利,单靠他这么一个老帅,肯定是不行的。

    他必须有自己的车马炮,有自己的全仕象,有自己的小卒子,对弈中有的角色,他一样都不能缺。

    更重要的是,他要让所有的人都相信,他的棋盘里的每一个棋子,都要比对手强大的多。

    所以,会议还没有开始,甚至可以说是在会议召开之前的好几天,李松林就已经憋足了劲,要在与会者面前充分地把自己的实力展示出来。

    官威第一要,先亮车马炮嘛!

    可谁是他的那个“车”呢?六个副市长当中,唯一对他言听计从的,就只有罗玉辉了,要论魄力、能力、人缘,罗玉辉恐怕是所有副市长当中最差劲的。不幸的是,在李松林的棋盘中,能够堪当“车”这个角色的,也只有罗玉辉了。

    他无论如何也得把罗玉辉的形象树立起来。

    上一届市政府当中,罗玉辉主管的领域与这一届完全一样,但在副市长的排名当中,罗玉辉却位列第五,仅高于包晓辉这位女市长。

    这一次,李松林一定要把罗玉辉的排名往前挪挪。

    怎么挪呢?表面上看,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完全没有难度,他只要在第一次宣布副市长分工的时候,把罗玉辉公布在前面就行了。接下来,会议纪要秘书就会按照他公布的位置排序,撰写一份文件,然后分发到各个单位。这样以来,谁先谁后,谁大谁小,就一目了然了。

    按照一把手第一次公布的顺序进行排名,是官场上的一个约定俗成。

    李松林是本届市政府的一把手,他觉得自己有这个权力。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