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二十四章 一挑十八
    第两百二十四章一挑十八

    得知江海是蔡谷门人之后,陈司令再也不为他的拒绝而感到任何的不适,相反,若是江海刚刚答应了他,那他现在会更多心。i?kan xsw? w?ww.ikanxsw`com

    陈司令上了车,可是到了车上又下来,说道:“对了,你们几个现在是活着的还是死的?”现在还在军事演习之中,要是活着的话,他们也是红军一份力量,不过在蓝军重重包围之下,问这个话显然有些多余。

    可不管陈司令为什么这么问,那些士兵立即回答道:“报告陈司令,我们一共十七人参战,其中五人牺牲,十二人生还。”牺牲的几个兵低下了脑袋,他们的对手只是一群新兵,死在他们手上,确实(*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有点委屈了。“但是,我们十二人随时可以为陈司令牺牲。”他们目前正奉命保护陈司令,可不会因为现在是军演而改变。

    “还有十二人,很不错。”陈司令笑着说道,“小江,我这边还有十二个活着的,一会他们还要保护我回去,这有点矛盾了。要不你费点力气,把他们都打发了,好让他们可以了无牵挂的跟我走。”

    那十二名士兵一个个用饿狼一般的眼神盯着江海,他们聪明的很,也都听出了陈司令的意思,但他们心里并不完全了解陈司令的想法。

    陈司令知道江海的本事,所以他是抱着练兵的心思提出的建议,而在那些士兵的心里,却都是想着要把刚刚的耻辱报复回来。

    江海眼睛骨碌碌一转,说道:“陈司令,这个很好解决啊,这么多蓝军都在这呢,随便来一梭子,这十二个兄弟就都可以去陪您了!”他倒是很鸡贼,一句话就想把这件事揭过去。

    可是,周围的蓝军忽然安静了下来,他们没有一个敢听江海的,对那十二人动手。在军队流行一句话,“不打勤,不打懒,专打不长眼。”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要有眼力,不能往枪口上撞。陈司令都发话了,他们哪能不明白,这种情况下去做出头鸟,岂不是活够了。

    就连宋琦想要为江海说话,都被孙长官制止了,这种时候,谁也帮不了江海,只有他自己想对策。他江海不是军队的人,可以得罪陈司令而不受处分,他们可不一样。

    这时,一名士兵说道:“兄弟,那些蓝军好像跟你不熟啊!所以,废话少说,想要我们退出演习,你亲自动手吧!”

    江海忍不住摸了摸鼻头,说道:“其实,不是我不想打,我已经牺牲了,刚才按炸弹的时候,我就站在车子旁边,肯定死翘翘了。你们打我,那就是虐待尸体啊!”

    陈司令见江海油盐不进,笑着说道:“既然已经挂了,按照刚才蓝军做的,给他补一刀,咱们走人!”刚才被江海大呼小叫折腾了一通,此刻,他像是小孩子一样报复起来。这聪明人的报复就是不同凡响,在江海脖子上抹刀,那不是让他难堪吗!

    这时,一位士兵走了出来,走到江海面前,说道:“兄弟,既然如此,那你就引颈待戮吧,放心,我会划得很轻的!”

    江海皱了皱眉头,问道:“哥们,你是要非打不可吗?”

    那位士兵一脸贱笑,说道:“不打你就受死,你可以选择反抗之后受死,也可以选择不反抗,直接受死。如果你聪明的话,你会选择后者,因为一旦你反抗,我会让你以极其屈辱的方式死去的。”

    江海后退一步,他已经知道这一战不可避免,他很不喜欢被强迫着战斗,但是他也不畏战。他眼睛骨碌碌一转,说道:“没得商量!”

    “没得……”那位士兵话没说完,忽然感觉到脖子一凉,那里已经被江海偷划了一道,他愤怒地骂道:“小子,你竟然玩阴的!”

    江海摸了摸鼻头,笑着说道:“兄弟,你刚刚都对我宣战了,那我还不得先下手为强。以后还是少说话多做事,你看电影里的那些反派,一个个都是死于话多。”他神神叨叨的教训着,好像很有理由的样子,但实际上确实是他表面跟人说话,趁这个机会偷袭。

    但是,在军队,输了就是输了,不管是以什么方式输的,都不能找借口。江海是玩阴的了,可那又怎样,要是在战场上,江海用这一招战胜了对手,他的对手还能跳起来找他说理不成。所以说,史书是胜利者吹捧自己的利器,失败者是没有理由说三道四的。

    “别丢人了,归队。”这时一名士兵命令道。他貌似是那些士兵里职位比较高的一个,看他目光坚毅,站姿如同松树一般笔直,显然功夫不俗。他叫徐斌磊,是一名特种部队的中队长。

    这时,另一人跑到队伍前,说道:“报告长官,士兵佟关请战。”

    “准!”徐斌磊立即说道,“给我宰了他!”

    佟关一脸愤怒的看着嬉皮笑脸的江海,拿出口红便向江海冲去,那口红就像是利刃一样,滑向江海的脖子。

    江海对于匕首玩得不熟,但是他拳脚功夫很不错,他避开口红,以拳脚对战,只用七八下便将佟关按倒在地,然后他笑着说道:“别动,让我把你的喉割了就放开你了。”他轻轻一划,整个世界安静了。可没过几秒,世界又变得很喧闹,因为周围的围观士兵都在鼓掌叫好,声音响彻丛林。

    经过这两手功夫,众人忽然明白了,陈司令刚才说的把他们打发了并不是在说反话,而是在说实话。江海确实有把他们打发回去的本事,可这蔡谷医馆,真就那么厉害吗?

    “我上!”另一人冲出来,二话不说便向江海冲去,此人练得是硬功,功夫不俗,但是动作不快。江海找机会在他两条手臂上一划,然后在他愣神的时候,轻轻松松在他脖子上划一刀。

    “又解决了一个!”江海笑眯眯的说道,“陈司令,这些士兵打仗确实厉害,但是要论手脚上的功夫,可还比不上我啊!”

    陈司令笑着说道:“等你都打赢了再说吧。呵呵,这里面还有小影和丛安训练出来的尖兵,功夫是很不错的!”在军队那么多年,他什么样的战斗没有见过,这一次,他不过是想看看蔡谷所谓的天才到底有什么本事,顺便将那些士兵训练一下,让他们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不是一句空话。

    战斗仍在继续,而且,对江海来说有越来越难的趋势。造成这个原因的有两个方面,一个原因是那些士兵把功夫好的放在了后面出手,相当于王牌,第二个原因是他们一直在偷偷分析江海的长处与弱点,并想出针对性的措施。

    江海的胜利让众人看得很惊讶,尤其是江海把一个个他们平时认为功夫很好的人,一个个花样割喉,让许多人都很震惊。他们不由想到他们自己的功夫,要是与之对战,究竟能坚持几招。

    恐怕在场的人,能够在江海手底下坚持一招的,比例不会高于百分之五十;能够坚持五招以上的,不会高于百分之十;能够坚持十招二十招,绝对不足百分之一,甚至更少。

    他们可是在部队,竟然被一个江湖人比下去了,这哪能忍,掌声越来越少了,以至于没有。许多人在长官的黑脸下,低下了脑袋,即使那些平时自诩功夫很好的,也不敢在这时候抬头。这情形,就像是老师提问的时候,底下学生的表现,打心眼里的不敢直视。

    看到士兵们如此表现,陈司令满意地点点头。他颇有兴致的看着江海,看着他把他手底下的士兵一个个割喉,脸上的笑容意味深长,打到精彩处,他还忍不住鼓掌叫好。在他的眼中,早已脱离了军中军外之分,只要是能够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的,无论是在哪里,从事什么行业,都值得肯定,值得这份掌声。

    本来说只有十二个人的,但是打着打着,那十七个都轮番出手。江海也没有再拒绝,反正打都打了,他也很想知道军中的功夫到底是怎样的。只通过丁少龙的身手,还不足以让他认识真正的军队。

    现在好了,十七名军中高手,摆在他面前给他打,江海非常满意。当然,要不是周围有那么多围观的士兵,那就更好了。

    最后一个上阵的是徐斌磊,他的功夫很好,不弱于江海,甚至他还强上一点,尤其是玩匕首方面,他简直溜得不行。但是在与江海对打的时候,他没有拿出口红代替匕首,而是直接用拳脚与江海打。他看得出来,江海的拳脚很厉害,但是很少直接用口红,说明他没有特别练过匕首。

    也是,江海是江湖中人,怎么会把杀人兵器练得那么熟呢?所以,徐斌磊不愿意占江海的便宜,便只以拳脚对阵。江海见状,也丢了口红,以拳脚对之。

    情况好像又回到了物理竞赛决赛的时候,江海和功夫比他好的徐大海对战,只能被动的防守。现在的情况是好一些,因为他可以吸收车里的能量补充自身,不用担心真气消耗的速度,所以比那一次的情况要好上一点。

    徐斌磊的底子很好,功夫偏向于刚直,江海一直在研究他的攻守方式,以求提前捕捉先机,但是他好像对此有所防备,总是更换战斗方法,更换战斗节奏。

    与徐斌磊对战,江海的感觉很奇怪,他似乎有一种被看透了似的,出什么招对方都知道。忽然,他想起徐司令的话,这里面有周虹影和蔡从安训练出来的士兵,那么这个徐斌磊,很可能就是蔡从安训练出来的一个。

    想明白这个,江海便一边琢磨着徐斌磊的应对方法,一边想着对策,过了一百招之后,还真被他发现了一点门道。原来这徐斌磊应对太极之时,专门训练了七种不一样的战斗方法,然后像游戏人物一样,按照预设的战斗方法战斗。

    江海弄明白了这些,变得非常开心,立即以针对性的拳法与之对打,终于,在一百五十招的时候,把徐斌磊扳倒在地。他笑着说道:“哈哈,这是我蔡师兄教你的,他都没有告诉我,还有这么对付太极拳的方法。”

    徐斌磊打输了之后,笑着叫道:“师叔!这确实是大队长教我的,你刚才是怎么破解的啊?”他一脸急匆匆的样子,丝毫没有为输掉而感到沮丧。

    “你拜师入门了?”听到徐斌磊对他的称呼,江海问道。

    “没有!”徐斌磊解释道,“不过大队长既然教过我,那就是我的师父,虽然没有拜师,但是我以师礼待之。”

    涨了一辈,江海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心,不过他还是解释道:“我打到五十几招才想起来,你可能针对性的训练过对付太极的方法,联想到陈司令刚才的说的话,我就想到你是我师兄教出来的。综合这些信息就容易了,我刚刚仔细观察,你虽然风格多变,但是变来变去只有七种,只要把每一种都破解了,那么你那套办法就不管用了!”

    陈司令听了连连点头,不过他嘴上却说道:“小江,合着你打赢小徐,还有我的一份功劳。”

    “是啊,是啊。”江海笑着说道,“说起来还真要感谢陈司令呢!”

    陈司令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打完了,就都各忙各的去吧,我们也该走了!”

    “爷爷!”陈玲忽然说道,“我还活着呢!”她对自己的功夫很有信心,

    陈司令看了江海一眼,说道:“小江打了这么久已经很累了,你要跟他打得话,赢了也是胜之不武。”他知道这个孙女儿的本事,比徐斌磊还要强上几分,所以他才这么说。

    陈玲说道:“可是,他那么嚣张,若是让他就这么回去了,咱们岂不是丢脸了。”

    这时,江海摸了摸鼻头,说道:“你是跟影姐学的?”

    陈玲点点头,说道:“是啊,你敢不敢打?”

    “你等一下!”江海跑过去打开自己的包,从包里拿出一把匕首,那正是周虹影给他的“银影”。江海来的时候带着它,但是一直没有练习。通过刚才的比试,他也明白,他的匕首功夫糟糕透了,这把匕首在他手上实在太浪费了。所以,不如把它交给对的人,发挥更大的用处。

    (本章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