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 火力全开
    赵壮壮放下碗筷,他实在不明白女人的心思。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

    琴琴妈妈看着儿子,她心中无奈,自己这个儿子是全家脑子最不好用的,吃饭的小女生都听明白了自己所讲的,他还在糊涂。

    晚上九点赵琴琴霸占着卫生间,常青肚子有点疼,忍了十几分钟,奈何里面的人还是丁点想出来的意思都没有,常青敲了敲门:“还没好?”

    “你去楼下上一下吧,抱歉我实在是没办法起来。”赵琴琴的声音有些难堪,她也不想不出来的。

    常青能忍就不会下楼了,可没办法,不想去也得去,幸好吃饭的时候知道一楼客厅里的卫生间在哪里,开了门下(,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了楼,好不容易松口气,该解决的都解决了,从里面出来撞上琴琴的妈妈了。

    “阿姨。”

    琴琴妈妈笑:“你们在学校没遇上什么事情吧?”

    之前女儿回来每次都挺高兴的,这次闭口不谈专业的事,恐怕是遇上事情了,琴琴犟有话也不说,她做母亲的就得借助外力去知道解决。

    “……”

    常青毕竟还是嫩,也不要卖弄什么,讲也不能是她讲出口。

    “也没什么,就是一些小小的不愉快,她自己能解决的,真的解决不了,想必也会和阿姨说的。”

    “你们这样的女孩子都天真善良,这社会上复杂的事情很多,学校里也有不天真的事,真的遇上事情就告诉阿姨,阿姨别的本事没有,解决一点小困难的力量还是有的。”

    “谢谢阿姨,那我上楼去了。”

    “去吧,要吃什么水果吗?”

    “不要了,不然我问问琴琴还要吃什么。”

    常青踩着拖鞋回到了赵琴琴的房间,开门进去:“你妈问你要不要吃些什么水果?”

    赵琴琴拉常青过来,哪里有时间想什么水果不水果的,她忙着呢,“你妈问我,你在学校里出什么事情了。”

    “你不会讲了吧。”赵琴琴望着常青的眼睛,然后上手,作势要掐死她的样子:“你不要告诉我,你和她讲了。”

    “没有没有。”

    常青告饶,赵琴琴这才放过她。

    晚上九点多张衡打电话,电话一开始没人接,后来可能是谁正在等电话,开口就喊亲爱的,弄的张衡这个尴尬。

    “不好意思,能帮我叫一声常青吗?”

    女同学翻着白眼,站在原地喊了一嗓子:“常青……”

    可惜没人应答,她凉凉的握着电话回话:“没人,可能没回来呢。”

    张衡过了三十分钟又再打了一次,又是刚刚接过电话的女生接起来的,这次她火大了。

    “你烦不烦啊,盯人也没这样盯的,都说不在了,还找什么找。”脾气颇为火爆,男朋友的电话卡没钱了,说是出去买张电话卡,她这穿着单衣就站在走廊上吹着冷风,吹的心里火苗都飞起来了,接过这人还不自觉。

    张衡默默挂了电话。

    他再次见到常青是星期三下午,他特意过来堵她的,常青和家里打了招呼,说最近都回不去了,她自己给包装的好听,老太太那边就真的以为是学校里有什么活动,年轻的小姑娘忙点好啊,多接触人多好,总是守着她这个老太太那才不好呢,家里特别的放心,平时也不打电话过来的,常青这两个多星期都没睡多少觉,她觉得现在的自己比当年高考的时候还要努力,脑子在拼命的运转着,和赵琴琴更是焦不离孟,赵琴琴的黑眼圈成功的传染到了她的身上,抱着准备去听课,看见了张衡。

    好像有挺久没见了。

    上次闹了一场不愉快,然后忙就给扔在脑后了,也挤不出来时间去想这些问题。

    张衡拉着常青的手转身就走,赵琴琴飞快的看了一眼腕表:“时间差不多了。”

    常青摆手叫她先去。

    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张衡才松手:“躲我?”

    “没有。”常青很快回复。

    怎么可能躲,就因为这点事情还不至于,纯粹是忙。

    “你现在不回家了?”

    以前回家就是他们默认一起同行的,可现在她一声不吭就不回去了,打电话永远找不到人,不是躲是什么?

    张衡觉得谈个恋爱也累,一开始谁都不知道的时候大家都很开心,结果涉及到家里了,就弄成这样了。

    “我最近有点忙,你也知道我参加了实验组,然后出了一些小问题。”她就是不想对张衡承认,他当初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其实常青也觉得自己现在扭着劲,张衡经验老道给了建议,可她不听,现在她栽了还是认为没有选错,她把自己的潜力都给逼了出来,想当初念医学院她也没什么感觉,不爱不恨的,让念也就念了,可现在活的更有目标了。

    张衡有些无力,又想说他早就料到了,又想安慰她,终究让她亲身来印证自己所讲的就是事实,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儿,受伤的时候有个人陪在身边,互相取暖可能低潮期就很容易过去了,伸伸手去整理她脖子上的围巾:“这么大还和小孩子一样,因为我说了两句就生气,和我闹脾气,就是再忙也应该给我来通电话,每天找你都找不到。”

    “打电话这事我抱歉,也不是抽不出来时间,一忙起来就忘了。”不是不想打,就真的是忘的干干净净,她现在火力全开,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实验组去了,每天忙着补充营养,吸取学校吸取不到的知识,忙着从多方面摄取营养,人的精力就是有限的,顾得了这个就顾不得那个。

    “真不是生我气了?”张衡问。

    “真不是。”

    “那怎么证明?”张衡问她。

    她说不是,他就认为不是,那这一页就翻过去了。

    “常青,我不等你了啊,这节课要点名的……”

    赵琴琴等不住了,她迈开腿就走了。

    常青踮起脚抱着张衡:“这节课要点名,我先过去了,晚上给你打电话说好不好?”

    张衡不想让她走,可还是得放行,好不容易见到了,说了没有两句,人又走了,他站在原地第一次有点痛恨自己和她竟然不是同校的,过来一趟也有点麻烦。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