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再提离婚
    话一说出口,随后就看到大家看向她的眼神怪怪的,纪念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太过冲动了,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说出这种话,这岂不是故意给季扬难堪?

    季扬会不会因此真的跟她离婚?

    小心翼翼地看向季扬,只见季扬抱着辰儿一步步向她走过来,他说:“辰儿有点感冒发烧,我带他过来看一下。?  ?爱看 ?? w w?w?. i?k?x?s?w?`com”

    纪念尴尬极了,为自己的口无遮掩向他道了歉。

    季扬淡淡地笑了笑,摇头说:“没事。”然后三人一起离开了卫生所。

    他们一走,大家就议论开来。

    “天啊,没想到纪念竟然想跟季营长离婚。±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真看不出纪念原来这么彪悍!”

    “纪念说季营长受辱,是什么意思?”

    “季营长脾气真好,被人这么大呼小叫的居然也不生气?”

    “季营长这么好的一个男人,配纪念这么一个丫头,实在是太可惜了!”

    “哎,谁叫人家有个好爹妈,娶了纪念,季营长至少能少奋斗十年。”

    ……

    “那个,刚才,真是对不起啊。”亦步亦趋地跟在季扬身后回到了家,纪念态度诚恳地对季扬道起了歉来。

    季扬把辰儿放到地上,示意他到卧室玩去,“我跟你妈妈有话要说。”

    辰儿一步三回头,不情不愿地进了卧室,临关上门前,他奶声奶气地说道:“爸爸、妈妈,你们不要吵架好不好?”

    纪念信誓旦旦地保证道:“我们不吵。辰儿乖,到床上去好好休息……好了,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你要和我离婚?”季扬问道。

    纪念毫不畏惧地迎向他的目光,“对。”

    “为什么?”他的眉头皱得紧紧地,显然是没想到她会答得这么干脆。

    纪念说:“辰儿有可能不是你的亲生儿子,我跟你妈又合不来,我不想耽误你。”

    “我的世界没有离婚这个词。”他几乎是用吼地说出这么一句话,说完,不待她说些什么,他就转身向门外走去。

    “妈妈——”卧室的门开了,辰儿探出个头来,怯怯地叫了她一声。

    纪念慌忙收敛起万千思绪,招招手,让他到她身边来,而后牵着他的小手,带他到餐桌去吃早餐。

    三岁大的小人儿已经学会自己吃饭了,他一边吃一边说道:“妈妈,爸爸对辰儿很好呢,辰儿很喜欢爸爸,妈妈,你不喜欢爸爸吗?”

    纪念避重就轻地问道:“你喜欢他什么?”

    辰儿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爸爸会抱辰儿,让辰儿骑高高,还带辰儿去玩,辰儿难过的时候爸爸还会为辰儿擦眼泪,让辰儿做个勇敢的孩子,有爸爸的感觉真好。妈妈,辰儿好开心,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的时候最开心了。妈妈,爸爸去哪了?他不吃饭吗?爸爸不吃饭会不会肚子饿饿?妈妈,咱们去把爸爸找回来,让爸爸也陪咱们一起吃饭好不好?”

    不忍心拒绝辰儿的请求,纪念点点头道:“辰儿先吃,妈妈去把爸爸找回来,好不好?”

    辰儿展颜一笑道:“好,妈妈快去吧,辰儿听话,辰儿不乱跑,辰儿等爸爸回来再吃。”

    “小鬼头,肚子饿了就先吃,不用等我们。”揉揉辰儿的头发,亲了他一口之后,纪念才出去找季扬。

    季扬没有走远,他靠在楼梯角,吞云驾雾地抽着烟。

    纪念走到他面前,将他手头的香烟夺过去,自己抽起来,刚吸一口,就被呛到了,呛得她猛咳嗽。

    季扬好气又好笑地瞪着她道:“你逞什么能呢?”丢掉她手头的香烟,把脚踩灭。

    纪念嘿嘿笑道:“看你吸得这么陶醉,我以为是个好东西呢,没想到这么呛人。”

    季扬哭笑不得,“你一个女人,吸什么烟?”

    纪念瞪着他道:“你性别歧视?男人都可以吸,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吸?”

    季扬深深地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纪念面上闪过一丝心虚,她故作唉声叹气地道:“哎,没办法,男人不在,我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要是再软弱下去,岂不是被人欺负死!”

    想到自己不在这三年多,她应该受了很多的委屈,他不禁内疚起来,“对不起。”

    “辰儿喊你回家陪他一起吃早餐呢,他说你不回去吃他也不吃。这小家伙,才见你几面,就这么向着你,真是白养了!”纪念生硬地转移了话题。

    谈起辰儿,季扬脸上的笑意更深了,“辰儿很好。”

    纪念:“喂喂喂,你们父子俩是不是商量好了,互相夸对方啊?辰儿也说你很好呢,看来你这个爸爸当得不错,这么快就掳获了辰儿的心。”

    季扬突然用一种半认真半开玩笑地口吻说道:“其实,我最想掳获的是你的心。”

    纪念的心里慌乱极了,强装镇定地道:“回去吧,别让辰儿等急了。”

    屋内,辰儿眼巴巴地望着面前的鸡汤粥,再摸摸饿得咕咕叫的小肚子,最终没忍住,小小地尝了一口,用鸡汤熬出的米粥特别地鲜美、香浓,一口下去,整个毛孔都舒展开来,他眯着眼睛,享受着这难以言喻的美妙冲击。

    进门看到这一幕的纪念笑得调侃道:“哟,刚才是谁说等我们回来一起吃的?”

    辰儿不好意思地冲他们笑了笑,滑下椅子,蹬蹬蹬地向他们跑过去,“妈妈,爸爸,你们回来了。”

    三人围坐在一起吃早餐,鸡汤粥,配上昨晚剩下的一点五花肉,还有三个煎成爱心形状的荷包蛋,再加上一小盘酸甜爽口的脆萝卜,甭提多好吃。

    “我的手艺不错吧?”纪念问道。

    “嗯嗯嗯。”季扬一边吃一边点头。

    “你说我要是去开个餐馆,行不行?”纪念又问。

    季扬顿了一下,才回道:“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得到了他的支持,纪念乐得喜滋滋的,夹了一个荷包蛋放进他碗里,“多吃点,不够我再去煎。”

    “你也吃。”季扬有样学样,也夹了一个荷包蛋给她。

    辰儿瞅瞅这个,又瞅瞅那个,见他们俩似乎是忘了他的存在,谁也不给他夹,他急了,发出了哼哼嗯嗯的声音。

    纪念和季扬十分有默契地相互对视一眼,而后两双筷子不约而同地夹向最后剩下的那个荷包蛋,一齐送到辰儿碗里。

    辰儿咧嘴大笑,“谢谢爸爸妈妈。”

    吃过早餐,纪念就开始收拾行李,她只帮他自己和辰儿收拾。季扬的,她叫他自个儿收拾,季扬不悦地定定地看着她,她最终败下阵来,帮他收拾了二套换洗的衣物塞进去。

    三人共用一个行李袋,塞得满满的,另外辰儿的奶粉、粉瓶、毛巾另外装进一个小袋里,随身携带,家里的存折,想了想,她没带上,她塞给了季扬,让他找个地方藏好。

    刚收拾好,就响起了敲门声,打开门一看,见是纪晴,纪晴冷冷地说:“爸妈已经在楼下等你们了,快走吧。”

    纪庆国开车,卢燕坐在副驾室,纪晴、纪念、季扬还有辰儿四个挤在后座,幸好辰儿被季扬抱坐到大腿上,不然会更挤。

    被夹在中间的纪念,面对一旁一脸嫌弃她的纪晴,另一旁尽量往旁边挤、留出更多位置给她的季扬,她宁愿把身子紧挨着季扬,也不愿讨纪晴的嫌。

    就纪晴对她这个姐姐的态度,比陌生人还不如,还双胞胎姐妹,哼,骗谁呢?

    坐了不到半个小时,辰儿就晕车了,差点没吐到车上,打开窗户让新鲜空气吹进来,到了街上,纪念又叫纪庆国停车,问季扬要了钱,下去买风油精、桔子,剥了个桔子给辰儿吃,然后让他平躺在两人的腿上,再把毛巾打湿,敷到他的额头上,直到他睡了过去,两人紧绷的神经才得已放松。

    在这中间,纪晴不止一次地嘀咕道:“真麻烦,那么小的孩子带他回去干嘛?”

    纪念不客气地呛她道:“不带回去谁来照顾他?”

    纪晴指着季扬说道:“他妈他妹妹不是在这边,让她们照顾不就行了。”

    交给季母和季婷婷照顾?

    真亏她想得出来!

    万一她们把辰儿给丢了,她哭都没地方哭。

    “爸、妈,我婆婆和小姑子她们是不是还住在你们家?”纪念问道。

    卢燕回道:“没有,她们回老家去了。”今天上午纪庆国带她们去银行取了钱,给了她们钱之后,她们就乐呵呵地走了。

    一万块啊,想想就心疼,要不是考虑到老家那边还有一批价值连城的古董,他们哪会那么痛快地就给她们那么多的钱!

    季扬对季母和季婷婷敲诈卢燕一万块的事,是不知情的,季母和季婷婷怕他知道之后不准她们拿这个钱,纪庆国是丢不起这个脸,卢燕是没办法,纪晴只关心季母让她嫁给季扬一事,对她们退而求其次,只求钱不求人,她高兴都还来不及,更不可能跑到季扬面前去胡说八道,纪念呢,则是不想说,毕竟季母她们有钱之后就不会再问她借钱了,何乐而不为?

    纪庆国开了二个多小时就累了,换季扬开,卢燕只好先副驾室移到后座季扬原先坐的位置上来,纪庆国则坐在副驾室,纪念不想夹在她们母女中间,提出跟卢燕换位置,卢燕很不高兴,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跟她换了。

    辰儿醒了,睡了一觉起来,他整个人精神了很多,他好奇地望着窗外,开启了十万个为什么模式。

    纪念耐着心微笑着回答他的问题。

    纪晴不满地抱怨道:“吵死了,能不能安静一点?”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