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见钟情
    郑元方一行人跳完舞过来,就见权志龙路苑西二人正在聊天,气氛貌似还十分和谐。w?w?w?.ikanxsw`com

    志龙亲故不愧是高手。

    崔敏真见路苑西听的认真,又看了一眼权志龙,她喊了声小西。

    闻声,路苑西看向她,崔敏真上前在她旁边坐着,倒了杯酒,喝完后,看向众人道:“我跟苑西先回去了,你们继续玩。”

    她们明天早上的飞机,现在十一点多了,得早点回酒店休息才行。

    rock说他开车送她们去酒店,恰好菲菲跟二人顺路,便一起回去,几人道过别便离开了。

    沙发上,只剩下郑元方跟权志龙两人,郑元方边往杯里倒酒边问:
{-爱-看-小-说-网-m-i-kan-xsw-com}

    “刚刚不是跟人家路苑西聊得很开心吗”

    听着对方有些蹩脚的韩文,权志龙想笑,郑元方是他在香港认识的好朋友,这位亲故,有时候跟他说话,韩文夹杂着英文、港式中文,让人听的十分有趣。

    权志龙问对方怎么还没谈恋爱。

    郑元方疑惑,“你怎么说起这个来了?”

    静默了半晌,他才说:“就是突然想问问”他跟郑元方认识好几年了,每次见他,对方总是一个人,这人虽然爱玩,却从来不跟哪个女生调情,顶多只是开玩笑逗逗人家。

    胜利说这家伙的处女情结严重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看不上那些‘不干净’的女人。还开玩笑说干脆他直接去当和尚算了。

    郑元方想了想,“没遇见真正喜欢的”别看他一副经验丰富的模样,其实他一次恋爱都没谈过。

    小时候他念的是军校,青春期就跟一群糙汉子度过去了。去国外读书时,国外的女生不是他喜欢的类型,直说祖国美女多的是,随他挑。

    可回国后,他又忙着其他事,根本没心思谈恋爱。说来说去,不是他心底的那个人,他只觉得跟人家谈情说爱膈应。

    胜利说的没错,他处女情结是非常的严重,心里洁癖更严重。

    既然说到喜欢的人,郑元方又开口问:“你真喜欢上路苑西了?”其实郑元方会这么问,到也不稀奇。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是这样来的莫名奇妙。

    爱情,友谊都是一个道理。

    很多时候,现在的成年男女也没那么讲究“喜欢”,就算是只是感些兴趣也会跟人家玩玩。更甚至,在床上‘坦诚相待’也行。

    虽然权志龙在这个圈子不是那种私生活很烂的人,可他也不是那种很干净的人。

    准确的说,他的精神世界跟感情世界很‘丰富’。

    毕竟艺术源于生活。

    权志龙没作声。

    既不否认,又不肯定,这是几个意思?

    对方以前的女友郑元方熟悉的只有一个。其他的,都记不住脸。

    郑元方又八卦问:“你对人家了?!”就算不是,应该也谈的上感兴趣。

    权志龙轻晃杯里的酒,红色的液体在透明杯里荡成层层波浪,他微垂眼帘,没有回答对方的话。

    ?他之前也对别人过。

    郑元方从小陪家里的三姑六婆看了不少的脑残肥皂剧,在各种爱情文化的熏陶下,他浪荡不羁的外表下掩藏着一颗纯洁的少男心!他向往的是浪漫美好的爱情,他相信,日久生情他也相信。

    他是爱玩,可他从来不会玩爱情,平时偶尔逗逗美女无伤大雅,可他不会轻易跟哪个女生交往,毕竟感情不是用来玩的。

    郑元方是bigbang因为谎言红的那一年才认识对方的,当年他们来香港开演唱会,机缘巧合下几人成了朋友。

    他交朋友向来讲究眼缘,在club里第一次见到胜利时,他就喜欢这个圆滑大胆又聪明重情义的韩国小子。

    在他看来,胜利更适合混商业圈或者政治圈,而不是娱乐圈。

    至于权志龙,他天生就是该吃艺人这碗饭的人。在创曲写歌方面,他的天赋惊人。外表也很讨人喜欢,更重要的是权志龙很聪明,他适应熟悉娱乐圈的所有规则,韧性很强。

    事业整的跟升级打怪似的,战斗也力愈来愈强,这样的d-dragon是极其让人佩服欣赏的。

    自古英雄风流人物身边总少不了几个红颜知己。权志龙虽不是古时候的英雄,可搁二十一世纪他也算个大才子。

    对方这几年的绯闻恋情闹的轰轰烈烈的,名扬天下的j小姐、k小姐,还有其他不知名的各路神仙。

    初恋他估计权志龙是真心喜欢的,还是单纯的喜欢。奈何当年权志龙硬件不行,人家初恋小姐没看上他,还把他当猴耍。

    至于k小姐,某些方面,他还是挺欣赏的。这女人够味,野心手段样样不缺,当女朋友也是个不错的对象。

    可一而再再而三地将手段心计耍在男朋友头上,那就伤感情了。

    想努力往上爬是好事,可也要找对梯子。

    这两人自交往以来,分了又合,合了又分。即使多喜欢也会累。

    其他叫不上号的甲乙丙丁,估摸着权志龙也是投了那么几分真心进去的,要不然他怎么写歌。

    回忆了权志龙这几年的事业爱情,元方心里生出了万千感慨。

    见对方神色有些疲惫,他发了信息给对方经纪人,叫对方过来接他。

    希望这位朋友的爱情也要像事业那样让人满意才行。

    路苑西……看着还不错。

    ———

    第二天早上,权志龙便同经纪人回到了韩国。车厢内,坐在副驾驶上的金南国扭头看向后座正低头看手机的权志龙。

    心情貌似不错。

    权志龙正在看着从郑元方手机传过来的路苑西表演《可爱颂》的那段视频,当然,对方手机里的原视频被他删了。

    郑元方直说他简直集见色忘友、忘恩负义、用完就扔等一系列恶劣品质于一身!

    他直接忽视。

    他不是个自来熟的人,在许多社交场合下,都是胜利打头阵代表bigbang与其它人交涉。在这方面,胜利无疑是bigbang几人中做的最好的人。

    可面对路苑西的时候,他会跟熟人似的甚至有些幼稚地与她说话。

    有些奇怪。

    没人知道他这两年的防备心极其重。

    少说多做是现在他面对外界大众的原则。即使是跟某些明星传绯闻他也不想解释,人家爱怎么想就怎么想,他管不着,也不想搭理。

    粉丝能信他最好,不信他,他也不强求。他希望大众关注的是他的音乐,而不是把注意力一味的放在一些捕风捉影的事情上。

    沉静,甚至是冷漠,不在像以前那样喜怒于色,虽累,却也是‘好事’。

    ******

    当天,路苑西崔敏真两人也回到了韩国。

    一下飞机,家里的司机就在停车场候着了。

    崔敏真还有其他事,没跟她一起坐车回家。跟对方道过别,她便上了车。

    这段时间正赶上西方感恩节,学校放一个星期的假期,崔敏真便叫她陪她去香港玩了两天,今天才回到家里。

    首尔的十一二月份,经常下雪。

    窗外雪花纷纷扬扬,寒风习习。花园里一排排的路灯还亮着。

    晚饭后,路苑西去了听音室里。

    她将墙上灯的开关打开。朝诺大的书架走去,书架上放的都是些杂志跟书以及cd、唱片

    目光扫到中间那一层,伸手抽出其中一张,是权志龙的2012出的迷你专辑,这是她在听完他的演唱会后跟朋友一起买的,里面还有许多明信片。

    她还没看过。

    明信片都是些未对外公开的艺术照。看完后,她没急着收好,直接放在了桌上。

    又将音响打开,音量调低,拉过桌旁的椅子坐下,左手手指放在膝盖上无意识随着音乐节奏轻点。

    这是对方的《那xx》。

    独特的嗓音,十分有味道的唱法,配上吉他伴奏,格外抓耳。

    她喜欢这首歌的吉他配乐的旋律。不急不缓,浪漫抒情。

    权志龙的嗓音她也很喜欢,歌声缠绵,偶尔近似呢喃的出声,格外动听。

    专辑里的歌放完了,她将专辑收好,音响关掉。

    相比于韩国一众的流行爱情曲,权志龙写的歌词十分优秀。

    独特不流于俗套,像诗一样。

    音乐制作人创曲家权志龙。

    她又拿过桌上的明信片仔细看了看。

    明信片上的主角,画着精致的妆容,华丽帅气的服装,耀眼的发色。

    妖孽。

    真人跟照片还是有区别的。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