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闯金殿送礼?
    时间很快就到了六月,秦如霜庄子里的种下的蔬果庄稼有些都成熟了,秦如霜遇到难题了,因为那些种子除了送到她这里的,商队自己也留了不少,在知道她在自己庄子上种了之后,他们也队里的人也都买了庄子,将种子种下去了。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

    现在这些作物丰收的丰收,有的面临丰收,可是他们却不知道这些东西该怎么吃,又该怎么去处理这些新鲜东西,没办法,问题又送到秦如霜这里来了。

    看着王妃每天发愁,厉嬷嬷斗胆的跟她建议回京找皇上,毕竟这里的东西,有些甚至可以作为粮食的,民以食为天,这些事情还是尽快禀报朝廷为要,王爷,王妃的身份很容^#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易就要被人以此为把柄参奏他们的,再者王妃也该回京了,都出来这么长时间了,就算王爷那边没什么,只怕也有人要说话了,毕竟身为王妃却出来这么长时间。

    “好吧,咱们收拾收拾,立刻进宫”

    厉嬷嬷听到王妃说立刻进宫,而不是回王府,眼里闪过赞赏,看来王妃已经渐渐融入到王妃这个角色,已经懂得一些皇家的处事手法了。

    不明白不行啊,这些日子她们虽然躲在这庄子上,可是京城的消息却一点没有拉下,听得秦如霜心戚戚的,能不多长几个心眼吗?在皇家就没有小事,因为一点小事都可能变成天大的事,这个时候秦如霜才深刻领悟,那次在宫里,自己只是被抽了一顿,是多么的幸运。

    秦如霜火急火燎的赶回京城,到了皇宫更是将岳清老人留给她的令牌给拿了出来,让通传的说,是十万火急的大事,皇帝闻言,尽管不解这小七媳妇这么火急火燎是出了什么大事,却也放下一边的人事,将人给宣召了进来。

    “父皇老爹,我给你送好东西来了”人还没走进大殿,声音就传了进来,而听到这个声音的人,都忍不住嘴角一抽,父皇老爹,也就只有璃王妃赶这么叫了吧。

    不懂规矩就算了,还如此咋咋呼呼的,成何体统,不是传言这璃王妃胆小懦弱?京城一点风吹草动就躲到了庄子上,几个月不敢回京?可是现在。是个胆小的人做得出来的事?

    “放肆。大殿之上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还有,什么东西让你这般直闯朕的金殿,小心朕再抽你一顿”或许从来没有人敢在皇帝面前这样,带着亲昵的话语,以及生机勃勃带着随性的相处,所以皇帝潜意识里就对她亲昵了几分,也随意了几分,少了帝王的那份威严,倒真的像寻常人家的父亲。

    秦如霜配合的将双手藏到身后,撇撇嘴“父皇老爹,不带这样的,媳妇可是一有好东西就想到孝敬您,一路快马飞奔而来,你就用竹笋炒肉招待我呀”

    “璃王妃,皇上正在荆州知府贪渎案发怒,此案牵连甚深,小心说话”一个官员悄悄移步到秦如霜身边,低声提醒,秦如霜意外的看了这个中年大叔一眼,他是谁?这么好心提醒自己?

    “父皇老爹,媳妇不知道您在忙,要是知道就在外面等一会了。只是厉嬷嬷说什么民以食为天,让媳妇赶紧给父皇送来,这才。”

    皇帝眼眸一闪,这小七媳妇不靠谱,厉嬷嬷却不是,既然厉嬷嬷建议她赶紧送来,只怕还真是紧急的东西“那送进来看看吧”

    “丫头们,赶紧送进来吧”

    几个丫头一人提一个大木箱子走进来,厉嬷嬷则是提着一个篮子,这样的阵势,再次让所有人面皮一抽,这璃王妃就不是寻常人,否则谁敢这般见驾。

    “厉嬷嬷你跟皇上汇报一下,这都是些什么东西,怎么吃。万公公,我这一路上水都没喝一口,现在正口渴得紧,能不能请你帮我倒杯水来呀”秦如霜作势扇了两下风,吧唧两下嘴,那样子好似几天没喝水一样。

    万公公看着热得脸色通红,一头细汗的璃王妃,默默的转身去倒水,贴心的用了冰镇过的茶水。

    随着厉嬷嬷一样一样的解说,皇帝越来越重视,当然也有人不屑的,毕竟在这些官员的眼里,一些瓜果蔬菜又不是粮食又什么好值得重视的,现在老百姓难道没有菜吃?

    而那个什么红薯的东西,一看就是上不得台面的,谁会放着白面大米不吃,去吃这些东西,只是这个场合没有他开口的份,否则他非被抬出皇宫不可。

    皇帝没有了过问荆州案子的心情,直接大手一挥,交给的大理寺跟刑部,督察御史三部会审,务求勿枉勿纵之后,就让一干人等退下去了,随即又让万公公去宣召司农进宫商议。

    “父皇老爹,我这顿打是不是就免了?”秦如霜靠近皇帝,调皮的问。

    “先记着,下次一并算”皇帝笑着的推开她。

    “小七媳妇,你对莫霓裳有几分把握?这次南夏出兵的借口太过儿戏,你觉得他们真正的目的是什么?”南方战事一直焦灼,不曾有半分进展,南夏出兵的意图更是有些莫名其妙,皇帝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这是以往从来没有过的事。

    秦如霜眨眨眼,这是什么节奏,皇上是在问她意见?上次不还因为她议论朝政给了自己一顿?

    厉嬷嬷悄悄给她点头,她曾经就是在皇帝的身份伺候的,虽然不是这个皇帝,可是帝王的心思差不离多少,所以她明白皇帝是找不到人说话,此刻又只有她们几个在,所以就问了出来。

    “霓裳虽为女子,可她为人稳重内敛,武功更是不输任何男子,尽管排兵布阵兵法谋略经验欠缺,可是我听说她将鲁一带在了身边,鲁一虽然失去了一臂,可是他曾经是莫英身边军师一般的存在。她一直不曾有所动作,只有两个原因,一是她在等待时机,一旦时机一到,必定一击必中,二来就是真的遇到难题了,不过她至今不曾传信回京,想必她心中有数”

    “至于南夏起兵的借口,呵呵。皇上真的不知道?”秦如霜不相信的望着皇帝,皇帝没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她撇嘴,继续说道。

    “南夏虽然与东昭姜武并列三国,但其疆土最小自然会有开疆拓土的野心,可是兵力方面,比之姜武它敌不过它的精锐骑兵,我东昭地大物博,将近百万将士,他有何资本与我东昭为敌?”这也是皇帝想不明白的地方。

    “所以…南疆。南夏起兵的秘密武器应该是南疆,南疆处于烟瘴之地,南疆人都擅蛊毒”秦如霜还是将岳清老人小年夜担心的问题给说了出来,战场上用毒,可比真刀真枪杀伤力更大。

    “父皇老爹,我说完了,礼也送到了,我回去了”不等皇帝反应,秦如霜就带着人溜得飞快,皇帝看着她的背影,眼中闪过一抹慈爱的柔和。

    ------题外话------

    咱们浅浅,这是将莽撞无赖进行到底了。无害的无知庶女,谁信谁倒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