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结局 上
    蓟国的军队不断骚扰边境,北戎和东胡人也蠢蠢欲动。i?kanxsw   w?w?w?.?ik?a?n?x?s?w?`c?om?

    李王后代理朝政有许多人不服。

    慕容北还经常在暗中搞破坏活动,收集大昭国的军事情报。

    不断的有亲信向他发来禀报,请求他返回龙城。

    而他还有正事要办呢!

    这些事把他搞得心烦意乱。

    “你们懂什么!大昭国的王位再好,也不如五行之森的王位。”他暗中骂道。

    一方面他也在暗中加快了步伐,献祭了最后一批女奴。

    他计划等仙船开动时,把那些奴隶和船工都到扔海里去,给辟邪的&爱 ̄_看 ̄_小说&&网 m.ikanxsw.CoM
头发(海鬼)当吃食。

    这些天,他变得越来越焦躁,总感觉有什么事会发生。

    一天,他实在不放心,就带着人来到墓室里,把玉蝉的尸体给调了包。

    由于动作极其轻微,玉蝉她们在画里竟然没察觉出来,还以为他们在填冰块呢!

    现在是10月14号,一切都已准备就绪,还有十天船就可以起航了。

    他之所以执着于选择这一天起航,是因为10月24日这天是他的生日。

    他又想起来了小时候的往事。

    他的父亲无意中救了慕容北一家人,而后双方的父母交好。

    他和慕容北又一起读书,一起学武功,慕容北的那手画画的功夫还是他教的呢!

    他又想到,后来他们意见出了分歧,“慕容北为什么那么愚忠呢?!”

    如果辟邪复活了,他还可以让他成为辟邪的手下。

    只要他把意识附贴在辟邪的意识里就可以了。

    转眼到了24号。他在前一天把船场里的人都砍了——包括那个内应和设计师也没能幸免,然后都扔到了海里喂海鬼。

    九点一刻,他们准时出发。

    一开始的时候很顺利,但是行驶到远远看不到岸边的时候,突然从蓟国的方向冒出了一大堆船只来。

    莫喈还有个秘密没有告诉玉蝉,那就是她偷偷复印了一份小舟的图纸给慕容北。

    别看是小舟的图纸,船体的现代化的水平已经很高了。

    慕容北造了三千艘这样的小船,从这里出发来到这里。

    能有上千只这样的小舟将那条巨船团团围住,慕容北站在一艘比较大的船上指挥,火风和莫喈(初九)就站在他的身后。

    炫焱也站在船头,与慕容北一行人对峙。立时从船舷侧板上露出许多小孔窗,机械式的□□从孔窗后探出。

    慕容将军的部队早有防备,许多盾牌早已备好。

    许多士兵持着弓箭,站在盾牌后面还击。

    就这样,海战开始了。

    仙船的火力太猛,小船无法靠近。

    仙船虽然巨大,但也无法摆脱小船的合围。

    巨船稍微撞开条空隙,那些小船又迅速合拢。

    就这样,双方你来我往,双方一边航行,一边对射。

    海浪越往海心去越大,为了防止小船被打翻,每五十只小船都已用缆绳连接了起来。

    众多小船如同蚂蚁围着巨船,随着波浪一起一伏甚是壮观。

    这时,炫焱下到墓室准备最后的仪式——布置符咒阵法,并取出玉蝉的身体。

    他在石柱上的纹路里一摁,从祭坛的人模子边上升起一架机器。

    这架装置分上下两层。

    下边的一层叫做床,上边铺着许多棉絮之类的东西;上边一层叫绘图仪,安设了很多的木针。

    上下两层之间由四根铜柱子相连,每根柱子上有滑道可以调整床和绘图仪的间距。

    这架装置是一架未来科技,用于复活辟邪的1000多条咒语就由它来执行。(这大概也是由那个穿越过来的东洋人搞过来的)另外,由于空气中大量散布着盘古的灵子,咒语的力量被极大地遏制住了。

    而辟邪的复活需要太多的能量,这点能量是不够的!但是,这架机器却完全可以解决这类繁复的问题,就连盘古的灵子也无法对这架机器的运作产生任何影响。

    一切准备就绪之后,自我献祭的仪式就要开始。

    他就要牺牲了,他突然感到有些悲哀,但想到邪神大人会复活,而他的意识还是会附着其上,他就倍感欣慰。

    他静了一会儿,想想还有什么落下的。

    忽然,他把那幅画拿过来,展开观瞧。

    一开始很坦然,但看到婉黛画像的时候,他突然眉头一蹙。

    “这是怎么回事?”以前婉黛死的时候,他在上边的一处空白处画过她,现在怎么换到另一空白处出现了!(他不知道这幅画是幅妖画,而那九个仙女早已跑到了画中的山洞。)

    他仔细观瞧,那个山洞里边似乎有人在动,但很快又消失了。

    他感觉很纳闷,还是没有在意。

    这幅画是他祖上的战利品,空岛出品的东西有些妖异、魔性,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他把画卷放到旁边,自语道:“不管怎样,我们会一起沉入海底。等我再次醒过来的之后,我还会把你留在我的身边。”

    说完走到机器旁,就要牺牲献祭。

    这时,清秋从画中突然出来,一把就抱住了他。(刚才炫焱看到的洞口,有一团移动的东西其实就是清秋。清秋不是担心他,而是担心他死了,风寒的魂魄就会散到体外。而这幅妖画只收女性,拒绝男性的魂魄,到时候他将烟消魄散。因此她极其担忧风寒的安危,所以就突然穿了出来。)

    “风寒,你快醒醒,你别这样!”落雪喊道。

    炫焱刚要钻进机器中,一听后边有声就停止了身体的动作。

    随后,他一甩膀子把清秋给甩开。

    这时,玉蝉和其他生活在画中的舞姬也都先后跳了出来。

    “你们从哪里出来的?”他惊异道,眼光随后落到了那幅妖画上。

    他笑了一声,接着说:“原来如此,我想起来了,怪不得我的祖先在杀掉那个俄狄浦的时候,他会跪地向我的祖先求饶。原来毛病都出现在这里,他想保全你们。而空岛上的仙人都是有骨气的人,不太可能那么怂!”

    “风寒你快醒醒吧!——否则你就没命了!”落雪焦急地说。“我知道你在他的意识之中,不要再沉睡了!”

    “你再胡说!”炫焱抽出长背手剑,想要刺杀她们。“看我先斩了你们,让你们去陪竖笛俄狄浦。”

    正当她们要遭遇危险之际,他赫然倒在了机器旁边,大背手剑也“咣当”一声落了地。

    玉蝉她们都看蒙了,这是怎么回事?只有清秋还保持镇静,好像猜出了是怎么回事!

    过了一刻钟,炫焱又重新站了起来。态度也从狰狞变成了和蔼,眼神也落到了清秋和玉蝉身上。

    “落雪,我们又见面了!”他满含眷恋地说。“2000年了,你在画中还好吗?怪不得我一直都寻不到你!”

    “你现在是风寒?”清秋激动地问,“真的是你吗?”

    清秋深情地望向炫焱(风寒),现在风寒的□□在炫焱身上完全体现了出来。对方点了点头,走到玉蝉身边,问:“蝉儿,你现在还好吧!”

    玉蝉突然想起自己从轮回井坠下的时候,有一团薄雾环绕着她托住她,并对她说的那句话:“我愿用我千年修行,来换你一世安好!”

    她的大脑风驰电掣般转动:“怎么回事?”……“叫我蝉儿!”……“又来自蓬莱!”……“落雪姐的恋人!”……“风寒”……“智尚长老!”

    过了好半天,玉蝉才惊讶地喊出:“你是智尚长老?”

    智尚长老点了点头,回答说是。

    玉蝉忽然变得很激动、很亢奋,总算见到蓬莱岛的熟人了。

    虽然他以前老是对自己跟踪盯梢,但那是担心、爱怜自己。

    她知道智尚师傅有多疼自己,再加上自己在这个世上遇到了那么多的险阻,而师傅又舍身来这个世上帮她渡劫,她就一下子原谅他了。

    她忽然想到,她在孤竹大街遇到危险,炫焱突然出现。

    还有一次,那次上谷大帐内被刺,炫焱出来带自己逃跑。

    还有他私自逃出相府,等等,炫焱都没有追究,反而还帮助自己。

    或许这一切都是师傅的意识附着在炫焱的身上,在左右他的行为吧!

    她猜得出,落雪姐不在他身边,可能他如饥似渴,对自己动了凡心,这一点可能令人作呕。

    不过男人嘛都好色,正常的生理反应,也不算犯什么大毛病!

    毕竟他没有伤害过自己,而且还对自己百般袒护、悉心教导,最后不惜牺牲自己的灵魂,也要来到这个世界帮她渡劫,她的仙体才得以保全。

    想到这里,她的双眼不禁淌出两行泪来。

    “智尚长老——不,是风寒——绝对是一个好男人。”她想,内心很激动、很自责。

    玉蝉明白了一切,就推了推落雪,告诫她以后可要把风寒管好了!

    落雪不知道怎么回事,就问风寒她们难道认识吗?

    风寒说这个说来话长,咱给简单叙述一下。

    的确风寒成功到达了蓬莱。

    到了蓬莱之后,他刻苦修行,最后得道成仙。但他一直都没有忘记落雪,曾多次在蓬莱山巅眺望四海,却怎么也发现不了落雪。

    他不知道落雪已经死了,正躲在了画中居住。

    他感觉到达蓬莱只是几分钟的事,其实时间已经过了好几个世纪。

    他没想到在海底时间隧道的那段时间,地面上已经过去了九百年。

    那时落雪刚刚死了十年,阴差阳错地错了过去。

    此后他潜心修道。

    最后去了神宫道观出家,当了一名小道士。

    由于尽职尽责,道资甚高,后来就在那里当了藏金阁的长老,道号智尚。

    再后来他碰到了玉蝉。

    玉蝉假装道士,应聘藏经阁的值班小老道。

    风寒一眼便看穿了玉蝉是个女孩,而且是蓬莱土生土长的仙体。

    千年的饥渴,加上智尚老道凡心未泯,使他义无反顾地爱上了她,从而开启了神仙之中老牛吃嫩草的先河。

    但他也不是纯心玩弄玉蝉,而是选择默默地对她好。

    但他选择的方式有点过于激烈,黏糊糊的让玉蝉喘不过气来。

    再后来,就是风寒为了保护玉蝉,甘愿跳入轮回井。

    由于进入不同的时间隧道,他只能将意识转到炫焱身上。

    因为蓬莱的神宫道观有一条道规,这项道规十分的严苛。

    那就是像他这种私自跳入轮回井的人,只能寄宿于双重性格的人身体内,不能投胎转世。

    如果找不到这种体质的人,他只能灰飞烟灭彻底消失在空气中。

    双重人格的人虽然不少,但也不是很难找到。

    因此他找到了这一代炫焱,结果跑到了玉蝉来到世上前的二十年前出现。(如果再向前推点,恐怕炫焱可能就成为辟邪了,也就不会发生现在这个故事了!)

    这不能不说是一种缘分吧!

    他在炫焱的体内以辅助的性格存在。

    他的意识在他体内绝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沉睡。

    定的出海的日子以及沉入海底的地点,有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智尚长老的意识在作怪。

    当然这一切也只是巧合,结果炫焱(智尚)正好借花献佛,安排了这次仙船之行。

    他在潜意识中把这些信息强加给炫焱,也一定程度影响到了炫焱的情感。

    因此他对清秋和玉蝉的情感才会出现混乱,左右摇摆不定。

    风寒讲完这一切,玉蝉就调侃落雪,说:“落雪姐,你恨我吗?我抢走了你的爱人?”

    “不恨。你是不经意的,又不是小三性质的,我怎么会怪你呢?”清秋豁达地说。

    玉蝉突然感到清秋很可怜,同时又非常伟大。

    像她这种有着宽广胸襟、又那么忠实执着的女人,在这个世上恐怕不存在了吧!

    “那现在怎么办?”清秋问。

    “我现在已经完全控制住这个家伙,他几天之内都不会恢复过来。来,我现在带你们去蓬莱。”风寒说。

    “这艘仙船里边另外还有艘小船,我们可以坐小船突围出去。小船上装了很多粮食,等时间一到我们就可以进去那个漩涡,而后爬上三桅巨船进入海底时间隧道。等到了蓬莱那一站,我们就下车,开门就是蓬莱仙山了。不过——”他看向玉蝉,“你恐怕还得到下一站才能下车。”

    玉蝉一听心里就气不过,他们都去了蓬莱,而她偏偏还要去渡下一个劫。

    风寒说:“谁让你偷笔记来着,这是对你的惩罚。”

    玉蝉撅着嘴没说话,独自一个人生闷气。

    不过,这一世的劫总算可以过去了。

    然而他们刚走到石室的门口,风寒又发生了异动了。

    玉蝉惊呼道:“你不是控制住炫焱的身体了吗?这什么情况!”

    姐妹们都看着风寒,看他身上正在发生异变。

    一道道细碎的符文链成了一条条锁链,正爬遍了风寒的全身,风寒陷入了痛苦的挣扎之中。

    “快跑,这个是古老的自封咒印,我马上就不受控制了。”风寒嚷道。

    普及一下,这个咒印是五行之森的人特有的。他们担心自己的身体受人控制,从小就植入体内的一种术式。

    风寒没料到这一手,因此中了招。

    玉蝉她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顿时都惊慌乱作一团。

    “快杀了我吧!否则这个世界将带来灾难!”风寒挣扎道。“落雪快拿起剑,给我来个痛快。”

    风寒一再请求,落雪不得已拿起剑,但她不忍心下手。

    “快点下手啊!”风寒咆哮着,情绪异常激动。

    但落雪还是举着剑游移不定。

    最后落雪被风寒逼急了,心想砍就砍吧!

    结果这一刹那间,风寒的意识消失掉了,炫焱又重新占据了主导。他一把攥住背手剑,鲜血从剑身流到落雪的手上。

    落雪吓得一下子就松手了,宝剑应声落地。

    “原来如此,谢谢他给我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我现在总算明白了,怪不得我做事总是矛矛盾盾的,原来是这个家伙一直在影响我。不过,他很快就要解脱了!”说着,一阵狂笑。

    落雪她们都瞅着他,看他怎么伤害自己,熟料他又改变主意了。

    “清妃,既然他那么想让你活,那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邪神诞生是什么样子。”

    他把画展开挂墙上,然后取出七个钉子定到那七个空当处,另外两个已经死在画上了不用定。

    落雪她们立即被抽回到画里了,她们的身体瞬间就被定在画中空白的地方。(画中一个空白一个人物,这都是有着固定顺序的。)接下来,他开始进行自我献祭。

    玉蝉她们只能眼睁睁瞅着他在搞怪!

    只见他钻到那架机器里,双腿岔开先用带子固定住。

    然后他再平躺在床上,用单手分别将手固定。最后,再在右边手指头旁边摁了一下。

    惊人的一幕出现了!

    绘图仪上的针头在飞快地移动着,从头至脚一排一排地向炫焱身上刺去。

    就这样,一条条的咒语被这架机器有条不紊地执行着。

    炫焱被刺得血肉模糊,但是依然一声不吭,而且脸上带着狡黠的微笑。

    在机器的下端有一个管子插入到了玉蝉的胸膛里。

    那个管子是透明的,玉蝉她们看到猩红的血液逐渐导入到她的身体里。

    这时,炫焱开始在念最后的咒语:(这架机器是好,但最后一条咒语不由他念出来是不行的!)

    “五行的神灵,渤海的海鬼,都来助我!你已经获得了两千多个年轻女孩的鲜血,伟大的邪神大人,你总该苏醒了吧!我愿以我之血肉之躯来作为你的引导,带你回到你出生的地方——渤海的深处……”

    玉蝉她们听着听着,炫焱的声音越来越低。

    最后,玉蝉的遗体的手指稍微动了一下。

    只听这个时候船底的甲板传出震耳欲聋的吱嘎声。

    甲板一旦打开,这整个第四层就会成为一座海底墓,沉入到渤海海底的深处,邪神辟邪就会彻底重生。

    或许炫焱布置了什么机关,他一死甲板就会自动打开?

    也可能那个甲板设置了定时打开?

    这个她们就不得而知了。

    不想看到的情况,就要发生了!

    然而,剧烈的吱嘎声却骤然停止了。

    这个时候炫焱的魂魄已经附着到了辟邪的魂魄上,而风寒的魂魄也出现在了她们的旁边。

    风寒恢复了一下下,把画上的钉子取下。

    她们活动了下身体,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这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会突然停止?”大家都纳闷。

    这是为什么呢?我们再把镜头挪向船外的海上战场。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