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三章 泥马渡胡大
    前面有汹涌咆哮的大河挡路,后面有穷凶极恶的魔教人的追杀,小林和胡大可以说是面临绝境,现在的关键是小林和胡大他们所处的地势对他们十分不利,魔教人在河的大堤上,他们人人都骑在高头大马上,小林他们所在的位置,原来是没有水的,可是瞬间就到大腿根部了,而且河水还在上涨,他们两个人的马离他们还有二十多米远的距离。i?anxsw w?w?w?.?ik?a?n?x?s?w?`cor?m?小林一见立刻大声说道:“胡大哥快上马。”说完他们两个人快速冲向他们的战马。

    随着一声令下,这是魔教人开始向小林和胡大射箭了,那一枝枝弓箭飕飕从她们身边飞过,小林不断挥舞宝剑拨打雕翎箭,就在小林快冲到马前时★★爱★看>小说★%网★ m.I kan%hxsw.coM
,一只雕翎箭正射在一匹马的身上,那马疼的大叫一声落荒逃走。这一匹马一跑,另一匹马也随着向前跑去。此时已经飞奔到这匹马前,他使劲一拽马的缰绳,那匹马立刻抬起前蹄一声嘶鸣。这时胡大也赶过来,他不断用宝刀拨打雕翎箭。小林说:“胡大哥快上马。”胡大说:“上什么马?干脆要死就死在一块,你不走,反倒要我逃走,我才不走呢?”突然,一支箭直射向胡大。小林手疾眼快,他一挥宝剑用力往旁边一打,那只箭落在地上。小林大声说:“你要是不骑马逃走,咱们两个人都要死在这里。快走,能跑一个是一个,再说了,大林是我哥哥,就是我被俘,他一时半会儿还不至于对我下毒手。你就不一样了,快走。”

    胡大一听说:“好兄弟,后会有期。”说完他飞身上马,用力一打马,那匹马立刻往上跑去,可是就在这时,河岸上又一排弓箭射过来,胡大用力拨打雕翎箭,可有一样,他刚打掉一支射向他自己的箭,可随后又有两三支箭射向他的马,他又赶紧去拨打那几枝射向马的箭,仅仅一会儿时间,就把胡大忙乎的浑身是汗,这时你就是玄幻掌再厉害,由于距离太远也无济于事。气的胡大嗷嗷大叫。没有办法,他只能掉转马头向河水这边退下来。此时就在小林刚才站立的地方,汹涌的河水翻滚着咆哮着滚滚向前涌去,这个时候,如果他要是在站在那里的话,恐怕早就不见踪迹了。

    这些魔教人一看胡大和小林河水里退却,于是一提战马,他们又往前走了十几米,这时再看岸上人越来越多,他们一个个凶神恶煞一般,有的嘲笑有的怒目横眉的看着小林和胡大。当有人想再次往前走时,为首的伸手一拦说:“小心,别把命搭里面。”他的话很有作用,胡大看看小林,小林看看胡大,然后二人又看看那汹涌咆哮的河水,心里都明白,现在真正到了生死考验的时候。胡大一咬牙说:“妈的,上去是死,下到河里也是死,不如冲上去来个鱼死网破,杀死一够本,杀死两个赚一个。”说完他调转马头,就要往上冲过。此时小林明白,上去准死无疑,你还没到人家身前,就会被弓箭射中,刚才就那么一小会儿,二人就忙活的浑身是汗,这要是时间长了,后果不堪设想。

    小林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下河去,说不定会有一线生机。快走。”就在小林刚说完这话,就听一声令下,岸上箭如雨发,一支支箭射过来,有的落在水里,有的擦身飞过,有的被小林打落在地,胡大一见大骂:“兔崽子,等着你胡爷爷,我要是今天不死,将来一定收拾你们这些狗娘养的。”说完一体战的缰绳,那匹战马一声嘶鸣,前腿跳起后腿一使劲就跳进翻滚的河水里面。胡大侠的手死死抓住马脖子,一同跳进河水里面。小林一见把宝剑背好,也一同跳进咆哮的河水里面。

    看到小林和胡大跳进水里,那个为首的魔教人笑着说:“这两个真要是死在水里,也除去国师心头大患了。”旁边一个人奉承到:“我看他们活不了,你看这河水多大呀,这么汹涌的河水,再加上河里有乱七八糟的东西,这两个人就是不被淹死,也会被这些东西撞死。”果然看到在汹涌的河水里面,不时有木头在河水里面翻滚,一会儿又漂向下游。众人看了很长时间,没有发现胡大和小林的踪迹,那个为首的一挥手说:“走,回京城复命。妈的,刚才尚道明那个狼狈相,真给魔教人丢脸。”

    其中一个人说:“他现在还不是魔教人,他只是殿下的教师爷。”“快乐,用不了多久,殿下的教师爷和他的八大护法都要加入魔教,这是国师说的。”众魔教人议论纷纷的离去。在河水中,刚开始入水时,胡大非常害怕,不由自主的接连喝了几口水。但是他头脑还清醒,两只手死死地勒住马脖子,就在他认为自己要死了的时候,突然这匹马四只腿使劲蹬地,接着奇迹出现了,胡大就感觉那匹马竟然慢慢从水底往上浮,水在他身旁快速往下游流动,可是那匹马时间不大却惊人浮出水面,胡大在水里憋的够呛,这刚落出头来,禁不住都要哭了。他赶紧呼吸几口新鲜的空气,然后喃喃的说:“马呀,你今天要是把我度过到对岸,将来我一定要给你塑金身。”

    当到河中心时,那匹马完全出露半截身子,胡大坐在上面,就觉得河水哗哗往下游流,他在马上忽上忽下的在河水中往对岸走。过了一段时间,那马游到对岸,他刚要上岸,就听后面有人说话:“好呀,胡大哥你在前面骑马,害得我在后面给你当保镖。”胡大回过头来一看,原来是小林。立刻大声说道:“小林小子,你也游过来了,真是太快了。”小林说:“那是快,你在前面四平八稳坐着,我后面辛苦拉马尾巴,给你掌舵。”他的话一出口,逗得胡大哈哈大笑。胡大说:“小林小子,要是没有我的马尾巴,就凭你能在这泥河里面活下来?就冲这一点,你就应该感谢我。”小林一听说:“我说,你那无赖劲什么时候能够改过来?”说完两个人都笑了,毕竟能够在这么险象环生中活下来,也确实令人兴奋。

    胡大看了看自己这浑身是泥的马,对小林说:“他怎么办?”小林说:“还是放它走吧,有它咱们目标太大,再说这里是什么情况,咱们也不了解。”胡大无不惋惜地说:“老伙计,我真舍不得你走呀,你我要是有缘还会相见的。”说完在马后鞧上拍了一巴掌,那马一声咆哮向远处奔去。胡大和小林走上岸往四下一看,就见黑黑茫茫到处是荒草,胡大说:“咱们找个地方睡一会儿,等天亮再走。”小林一想只好如此,可是这里哪有人家,他们往前走了很长一段路,也没碰到一个人家。他们又往前走了一段路,看到一个庙,胡大和小林推门就走了进去。

    这是一间不大的庙,在塑像前面,有个长条桌子,桌子上面摆着香炉,可是香炉里面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胡大说:“看看没有,庙小又偏僻,连个香火都没有。”小林说:“看来今晚只好在这里将就一宿了。”此时二人早已经是疲惫不堪了,那管什么干净不干净呀,他们往佛像边一歪,时间不大就睡着了。

    睡梦中小林突然听到低低的声音问:“你看好了,这两个人都在吗?”“没错,我确实看好了,他们一个都没出来。”小林一捅胡大,胡大一激灵立刻竖起耳多听。就听外面有人说:“来人,把这间小庙围起来。”这些人呼啦一声就围过来,小林一听这声音,心里不住的合计,来的都是什么人那?他们又有多少个人呢?

    (本章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