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卷 盖天下独战三僧 小神童出世江湖
    书接上回,话说:盖天下王瑞楼,被三僧引入古寺,在寺内拉开阵势,三大凶僧,哈哈!大笑!挺立三处各亮兵刃,王瑞楼在正中从容不迫,并不惧怕摆刀迎战,三僧各摆兵刃一同齐上,神通广大“盖天下”大显身手一奇化三凶!就在这瞬间,四人动手刀光剑影。??? ? 爱看? ?? w?w?w?.?ik?a?n?x?s?w?`com

    三大凶僧一大奇杰,今夜一战,各要使尽才能,三僧如凶神恶煞,还同一个概念,王承勋呐!王承勋!你既入寺内,便是你末路图穷,此地除你易如反掌,就让你天大本领,有我们三人,你扎翅难逃!三个和尚志同道合,俱拿尽平生力量,必除掉王承勋。虽然:三大凶僧年到七旬,但,他们老骥伏枥,志ㄉ爱ㄋ看ㄖ小说ㄖ网 M.Ikxsw. COM
在千里。

    三个和尚,只认为王承勋必死无疑,但是,怎知?王承勋实战能力,三僧虽俱剑客身份,真想除掉王承勋,岂肯容易?平时不显,有此与三僧一战,才显然出盖天下,真金不怕火炼实力。一抵三僧杀法骁勇,如天兵神将临凡,刀借星光闪闪,上下翻飞鬼怕神惊!与三僧大战数个十照面,并不分输赢胜败。

    四人杀战百个照面,还不分上下高低,三僧感到,王承勋太厉害了!真的实杀实战,还真的难以得胜,三僧杀着不约而同,猛然向外一撤,各取镖在手,挥手齐打王承勋,三镖齐发,就听,哎呀!一声!王承勋摔倒在地,三僧见此,哈哈!大笑!笑罢,向前齐冲,咬牙切齿恨不得,将王承勋剁成肉泥。

    三僧来的切近,王承勋猛然挺起,将手一挥,接他们三支镖,齐发直奔三僧首部,三僧见此,被吓魂不守舍,急忙躲闪来镖,虽没打中,可俱受惊非小,这还了得?他竟如此厉害!真的再战,必是自找没趣!三僧志同道合,拔腿一处落荒而逃,王瑞楼气而不息,随后紧追出寺,见三僧够奔西北,王瑞楼锲而不舍,在后紧追不放。

    三僧在前,王瑞楼在后,忽然:前方闪出片树林,三僧急忙穿窬树林,王瑞楼继续而赶。猛听背后有人高喊“盖天下”莫进!林内有险!王瑞楼停住脚步,回头观之,身后站立一人。年纪二十多岁,高身材、体形标直、面如扑粉、眉清目秀、鼻正口方、英俊一表人才、头戴英雄壮巾、身穿素雅短打紧衣、腰束壮带、足蹬薄底快靴、精神百倍气度非凡!

    若问:此人是谁?书中交待:此人,籍贯、直隶、大名府、城东、河家湾。祖上姓刘,祖父、刘清玉、字、宝贵、父亲、刘德、字、广贤、此人,名、刘三通、字、道先。若论祖上所留家资,万贯家财豪富不贫,甚至下几代不会受穷,怎知?自从,他祖父执掌家业主权,竟然家规大变,刘清玉心慈良善,他就不能看见穷人,只要看到穷人,不管你是天南地北,只要上门相求必帮。

    他德高望重名气,越来越大名望远扬,次后来,虽不是,孟尝君日待三千客,那也是穷人天天上门,当时,在当地方圆多少里,都知道河家湾,杰出位刘大善人!他的名望高了,可家倒穷了,别看家穷,他倒开心高兴,口内时常而言,贫穷自在,富贵多忧!

    从此,他过着平凡日子,刘清玉本有一妻两妾,前两位夫人各生一女,最小一位夫人,与他相差三十岁,他年到五十,最小夫人生下一男,刘清玉老得贵子,给儿子起名、刘德、大善人喜出望外!自从有了儿子,便教训子女,不管家庭穷富,必须以和为贵,只要人健康就好!人各有志,不管你爱上哪一行当?不胡作非为就可!个人的路个人铺,个人的爱好个人选择。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不知不觉刘德八岁,他自幼聪明过人,通情达理善解人意,不管跟谁在一块,人小容量大,等到了十二岁,他爱上了练武行当,离家出外投师学艺十二年,肯吃苦笃志经学,锲而不舍炉火纯青,离师闯荡江湖,杀富济贫访贤结友,处世为人光明磊落,伸张正义、主持公道,得到良民爱戴,绿林中正义豪侠赞扬,闯下一美称,“仁义侠”。

    在江湖上出名不久,他与“三合一气侠”大美女郭凤相遇,二人一见钟情,情投意合结为良缘,二人完婚个月有余,郭凤身怀六甲,怀孕三个月,刘广贤突然疾病三日而死。按当下来说:刘德家庭成员,前两位母早已去世,现在只剩老爹与亲生母,刘德一死,老爹将近八旬难以承受,气而不顺积累成疾,时间不长辞世归天!这也正应两句俗语,福不双降,祸不单行。刘广贤的亲生母,虽年纪不大,怎担连伤这两人,她心内生气难过,心内难过积累成疾,身得加气伤寒,没过七日而亡!

    从此,刘家大院十室九空,只剩“三合一气侠”郭凤,身怀六甲落到这步,人财两空一无所有,实实感到伤悲!当下,又赶上天高无雨,大名府一带大闹灾荒,农田寸草不收籽粒不见。郭凤无法大院停身,无奈要暂回娘家护口,婆家与娘家天各一方,行至山路天降大雨,郭凤身处无奈,找山神破庙避雨,此时,天也不顺人意,雷电交加大雨倾盆!

    郭凤正在破庙避雨,就在这一刻,腹内疼痛婴儿降生。郭凤身遭大劫分娩,当下,无一人接生,生死关产下白胖男儿,停了片刻,缓和稳定自己收拾,在收拾过程中,郭凤看到孩子正胸前,从上至下三块铜钱红痣,并且,还是一条红线串三钱,忽然想到给孩子起名,就按前胸标记而起,三块铜钱一线连,此乃块块相通,便给孩子起名,三通。

    郭凤将名字想好,打开包裹取衣服包孩子,包着孩子感到悲伤,孩子命苦出生无父,不由心酸双目泪落!忽然:又想到,当下自己处境,本来,当时,天下势局不佳多事之秋,怕的是,万一不测母子分割,便撕半片内衣,咬破中指用鲜血,上书,刘家上三代宗亲与孩子名讳,写好裹在孩子身上。

    此时,外面大雨倾盆不停,郭凤向外正看大雨,猛然:从外走进个人来,年纪二十岁上下,身带花皮鞘剑,中等高身材、体形标直、头戴英雄俊巾、身穿淡黄素袍、腰束杏黄丝绦、足蹬粉底缎靴、面如扑粉、两道细弯眉、一对杏眼、目含秋水、高鼻梁、美观口、潇洒英俊如同少女。

    其实,看此人是位男子,实际,她是个倒采花女流,姓昝、名、银花、父亲、名、昝金池、母亲、姓侯、名、来凤、昝金池仗凭自身武功,从来不走正道,到处嫖娼采花盗柳。母亲侯来凤自幼淫乱,水性杨花再烂不过。偏偏昝、侯、二人婚配,二人无男所生独女,娇生惯养任业开河,夫妇二人男盗女娼,所生子**性更强!

    昝银花自幼风流,得父母传授武功,按她自身武功,也就是不属常人,因,她有这身本领,云游天下处处倒采花。这就是什么人,还生什么人,甚至一代要比一代强!正所谓,君爱家花出才子,卑爱野花出风流。昝银花走遍天涯,别事不为逼良为娼,只为解自身之淫,只要看到美男子,费尽心机必得不可,不仅一次,甚至三番五次缠住不放,还必得让她舒服满意,只要达不到她的满足,一怒临行捎你性命。

    今日,昝银花云游从此经过,被雨淋的浑身水流,看到破庙急进避雨,她一进入庙内,就被郭凤发现,啊!来人竟然是她!郭凤与她可不陌生。

    皆因:三合一气侠身行江湖,替天行道,除暴安良,发现昝银花倒采花,连捉她三次逼良为娼,欺人太甚必杀不可,她次次跪下求饶,本来郭凤容量就大,三次放过留她性命。

    郭凤一眼认出是她,不由心内大惊!自感不好,今日相遇与往不同,当下,自身有力难为,怕她看到如此场景,卑鄙要报前仇!郭凤正在沉思,昝银花一愣神,果然认出郭凤。

    昝银花一看到郭凤,不由也是猛然一惊!她仔细又看到情境,啊!好你个,三合一气侠,怎料?今日在此,你竟身到这步?看来,此乃冤家路窄,竟狭路相逢!你仗凭自身艺高,打扰我数次美事,让我次次淫而难忍!真没想到,你竟如此场景?咱们又次相遇。

    昝银花想到此,拔出三尺宝剑,哈哈!浪笑!用剑一指,面带狠毒高声道:三合一气侠!今日,你身到这步,没想到吧?我竟到此,你意味自己艺高无阻,打扰我数次美事,让我实实难忍!没想到,你今日竟落我手?你可要知,这就应了古有俗语,人情莫道春光好、只怕秋来有冷时、黄河尚有澄清日、岂肯人无得运时!

    郭凤闻听,她果然显露卑鄙,不由心内怒火暗发,还面带微笑说:昝银花!你向我面对上天,都是说过什么?如今,你还胡作非为,怎么年轻不改前非,真想就此毁自终生?你要真的继续下去,上天有眼,你必是自找残酷终身!

    昝银花闻言,仰面朝天,哈哈!大笑道:好了!你终生积德行善,只做好事,是吧?今天,我就让你所言上天有眼,看你今天是如何下场?昝银花说着摆剑而上,郭凤见此,心内着急怎顾孩子,丢下孩子起身迎战,她虽是身弱,怎担精神被激?毕竟是江湖名客,昝银花怎是她对手,二人交手三五照面,昝银花感到不妙,当下,外面大雨已停,昝银花拔腿向外就跑,这次真激恼郭凤,此妖女屡教不改,绝不可留她在世!

    郭凤一怒追赶出庙,追赶不过百步,昝银花就被赶上,二人又次交手,没过二十个照面,郭凤空手夺剑,昝银花手中无剑,被吓魂飞天外,看事不好落荒而逃,郭凤将手一挥,昝银花被剑刺后心而亡!郭凤急回破庙,一看孩子没了,不由大惊失色!我孩子呢?急忙各处寻找,再找也不见孩子,郭凤心如刀割,双眼一瞪,哎呀!声!身不自主昏倒在地。

    当时,郭凤不省人事,昏过足有两个时辰,她悠悠忽忽如梦,听到有人而言,大侠莫悲,快快苏醒用餐!郭凤睁开双眼,并不见有人,虽然无人,但,感到特别惊奇,身旁所撂,一罐热腾腾红糖米粥,还有饭盒四个鸡子,碗筷俱全,碗下压一柬帖,郭凤急取帖观看,上书,八个大字,大侠莫悲、孩子安全。

    郭凤看罢自解心锁,便知孩子还在,此乃贵人相助!本来她男性心宽量大,自己安慰自己一番,便敞开用餐,用罢饭后,即刻身上有力,再想找儿无处可寻,离开破庙登上路程,从此母子一别,至今不曾见面。儿子究竟何去?

    书中代言,当时有位出家高僧,法号、陀陀、是位无名剑仙,出家龙门石窟寺,当时,老剑仙有佛门八大弟子,一大神雕七大神鹰,不属佛门练武弟子,只有一个最小,就是郭凤丈夫“仁义侠”刘德、字、中贤。

    因刘德最小时刻挂心,刘中贤闯荡江湖,老剑仙时常暗地跟踪,观察弟子行为,刘中贤与郭凤联婚,他们二人所作所为,老剑仙知道的一清二楚,老剑仙看到二人各方面,俱遂心意乐不可提!但是,属他最小不在眼下,还是照样时常挂心。

    次后,猛然耳闻噩耗,弟子病故心如刀割,亲身来至大名府河家湾,但见刘家大院无人,得到郭凤回娘家消息,老剑仙知道,郭凤身怀六甲,路途遥远放心不下,便顶风冒雨跟踪,一路赶来,他刚到破庙,看到郭凤追赶一人,又听到婴儿哭声,便进庙看到孩子,不言而喻,必是郭凤所生,若给她留下,当下不是时候,必是她累赘,于是,抱孩子而躲,破庙外暗暗观察。

    老剑仙看到郭凤情景,不由深思远虑,若将孩子归还,她当下就难,长痛不如短痛!老剑仙想到此,拿定主意抱孩子而走。其实,脚下便是龙门石窟附近,抱婴儿回到石窟寺,吩咐弟子抓紧造饭,写好柬帖送至破庙。就此,刘三通身落石窟寺,老剑仙抚养到五岁,看他貌相英俊,而且,格外神色气质非凡,老剑仙赐一绰号“小神童”托付给弟子神雕为徒。

    神雕收徒传艺,七大神鹰无不喜欢,你教他传各有所长,然而,他武功学的飞快,再加上笃学不倦,十五岁就到了剑客身份,从学至今,笃志经学锲而不舍,获得文武全才!虽武功已到剑客境界,但,还真不知自己身世,只知道自己名,单字、通、皆因:老剑仙师祖与师父师叔,从来叫他单字,通。

    其实,这位神通广大“小神童”正是“气罗成赛吕布俊俏郎”李顺同母异父长兄,小神童到此古寺已数年,这是师祖命令他,在此古寺隐居修炼。当下,他是去了龙门石窟寺,向师祖与师父报信,详细言讲三江口,南北两军战役实情。

    老剑仙闻报,取出个黄绫布包说:徒孙!听令!时间到了,应是你显达之时,这一布包交给你,可不许私自观看,这次你回古寺,速去明军兵营,将这布包必交海元帅,绝不可违背我言!小神童闻言,谨遵师祖命令,急速回还古寺,深夜来到山门,才要进寺,猛听三僧高声齐说“盖天下”名字。啊!盖天下!

    小神童听到“盖天下”三字,停住脚步暗暗沉思,听师祖师父所言,盖天下王瑞楼,文韬武略神通广大,威震江湖名扬天下!当下在朝身高爵位,主帅大军平南,大军三江口攻打邕州。今夜他怎来古寺?小神童想到此,并没进寺,就在暗处观察,他们四人杀战,全被他看的一清二楚。

    次后三僧一跑,盖天下紧追,小神童,了若之掌,后追一人,必是盖天下。他也就跟了下来,三僧逃进树林,王承勋继续还赶,小神童看到,追者目下就进树林,怕王承勋吃亏,便高声喊道:盖天下莫追!林内有险!王瑞楼听到喊声,停住脚步,回头看到此人,黑夜详细打量一番,向前拱手道:请问:高人!咱恕不相识!您怎知是我?

    小神童曰:您大名久仰如雷贯耳,是方才,我刚到山门,听到三僧高声所言,盖天下!我料定必然是您!王瑞楼闻言道:高人高见!请问:高人贵姓大名?小神童道:您问我贵姓不知,我只知道名字,一个字,名、通、另外:师祖赐我一绰号“小神童”

    王瑞楼闻言道:请问通兄,身居是何贵方?通曰:我就不知祖居何处?只知道,自幼身居龙门石窟寺。王承勋道:既兄身居石窟寺,今夜为何到此?通曰:我来此乃师祖之命!小神童,便细说来此之因。王承勋听罢,融会贯通,不由甚喜道:好!既兄要去军营见元帅,我给您引路好吧?

    通闻言曰:好啊!正合吾意!攀之不到,求之难得!哎!对了!请问:您不在军营料理军机,怎来此与三僧搏斗?承勋闻言,便说了来此之因。二人双方互相了解,将话说透直奔军营。二人来到营门,当下天已大明,承勋见被杀遗体已收拾妥,哨兵迎上施礼道:王爷!您可回来了!元帅爷与众英雄,为找您一夜未眠,他们营门说话,早有哨兵往里禀报,海瑞闻报离帅帐迎之。

    海瑞一出帅帐跟来众人,来到营门内相遇,海瑞看到承勋回来,解去心内大患,看到还带来一人,穿戴打扮与众不同,二十多岁,上中高的身才、体形标直、身穿素雅、五官端正、面如少女、英俊绝世、大方稳重、举止文雅、显露格外气质非凡!

    海瑞打量一番,便知来人非同一般!元帅正在衡量来人,承勋向前见礼,小神童随后拜见,海瑞道:承勋与壮士免礼,你们来了就好!来!咱们帅帐叙谈!海瑞言罢,大家同回帅帐内,承勋向大家细说:一夜所有经过,又向海瑞引荐小神童,并且:还说小神童的来因。小神童急取黄绫布包,双手呈上给海瑞,海瑞解包观之,见内有两封书信,海瑞拆开书信,搭眼一看,啊!不由面露惊讶神色!若问:书信内容?请看下回。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