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为刘磊接风
    接风宴安排在乡政府大门西侧不到一百米的叫做金龙大饭店那,刘磊看饭店名字叫的挺大气,进去了,也就是一般的乡村饭店。爱看?小说网 ??? w?w?w?.ikanxsw`com

    “金龙,老规矩,菜快点上。”办公室主任许辉对着老板喊一声。

    敢情这是老板的名字啊。

    凉菜先上,刘磊也没注意到许辉从哪搬出二箱酒过来,打开四瓶放在胡盛荣面前的桌子上。

    “今天为了给刘乡长接风,咱们人比较齐,欢迎即年轻、又有学问,工作能力又强的刘磊到咱们东桥乡工作,我先带两个酒,咱们无论酒量大小都得喝,不喝可是不给刘乡长面子!”

    胡盛荣一句开场白后,开<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始倒酒,面前十二个二两半的玻璃杯排开,咕嘟咕嘟地倒。

    眼若有所思地瞟了侧对面的副乡长王永进,班子里面都没他贴唐运河的紧,分管办公室有时候对自己的命令阳奉阴违,王永进的缺点是酒量小,以前他刚任书记时,偶尔还会照顾下他的酒量,现在嘛——一视同仁。

    三瓶正好倒了所有杯子,圆桌慢慢转,各人掂了一杯,到了王永进那,他仔细比较一番,好不容易挑了个酒稍低点的。

    “第一个酒,我先喝了啊!”胡盛荣一仰脖,杯中酒一饮而尽。

    大家都是酒精考验出来的,都端起杯子喝了,有人还朝刘磊比划空杯,好像在说,看,我可干了。

    刘磊说;“我还小,酒量还没锻炼出来,不过,胡书记带的酒我必须喝。”

    然后,只剩下王永进端着杯子愁眉苦脸。

    副书记韩向阳说:“你再晃杯子,这五十二度的酒也不能变成三十八度。”

    胡盛荣也说:“就差你了,我可等着带第二圈呢。”

    “嘿嘿,晃晃,挥发点酒精,应该能变成五十度。”王永进尴尬笑了笑。

    “磨叽,男子汉大丈夫,喝死也熊。”唐运河不耐烦地说一句。

    “我喝了。”王永进一咬牙,像小孩子喝中药似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进肚子。放下杯,迅速拿了瓶纯净水灌了几口。

    还没喘口气,胡盛荣又开始倒酒了。

    轮到王永进的杯子,他忙站起来,“胡书记,少点,少点!”

    “我心里有数,王乡长你两杯酒还是没问题的。”刚才他劝酒王永进还犹豫着不喝,这唐运河刚提一句就灌下去了,他心中隐隐有些不快,倒酒一点儿也没留情,最后,如果和其它杯中酒认真比较,应该会少一点点点……

    第二个酒喝的就慢一点了,喝完,胡盛荣才拿起筷子,“吃菜,吃菜,先垫垫肚子再喝。”

    菜陆续地上,空腹喝了半斤白酒,搁谁身上都不好受,一阵海吃,唐运河拿起了酒瓶。

    他自认酒量还可以,慢慢地喝,一斤半进肚是还能走路的,但如果像这样两下就半斤,他可撑不了多久,其他人估计也得有一多半倒下。

    所以,他一次只倒半杯,“酒再好也不敢猛喝,咱慢慢来,慢慢喝。”

    唐运河主动提出慢慢喝,大家都能缓缓气,酒桌上的气氛开始变得热烈些,都不着边际地扯一些没营养的话。

    ……

    这场酒直喝到下午三点,十来个人二箱酒喝个干净,大家才散了场。

    结伴走回乡政府,恍恍惚惚刘磊还以为在李集,正想按以前的方向转弯,才猛然明白这是在东桥乡了。

    好不容易回到自己屋,躺到床上,一时却睡不着。

    分工了,除了本职的农业科技、联系一个村,还多了个招商引资和乡镇企业的工作。

    按分工,自己管着挺多部门的,乡农技站、农经站、畜牧站、小企业办公室、西桥村、招商办,可仔细算来,除了西桥村,其他的部门基本上是名存实亡。

    而东桥乡农业方面具体怎么个情况,他还没来得及打听,带领全乡群众致富,说起来容易,就是引导他们或种或养的项目,农户增加了收入,他得到了政绩。

    可这做起来难啊!

    群众的接受能力先不说,切实可行的适合的农业项目,去哪找呢?

    而且,在酒桌上他发现,东桥乡的班子并不是多么的团结,胡的创新派与唐的保守派面和心不和,两边都有拉拢自己的意思。

    先走一步是一步吧,尽量不参合他们中间去,只做好自己的事情。

    喝了一斤多的白酒,刘磊还是睡着了,再醒的时候外面已经星光点点。

    下床洗把脸,感觉腹中空空,中午酒没少喝,菜吃的少,饿了。

    记得食堂的位置,去了也白搭,这么晚,哪个乡的食堂也不可能有饭,唉,还是在李集好,可以去爹妈那吃饭,也可以去张蕊那,而现在,一个人孤苦伶仃的,要自己去外面找吃的。

    出大门往东,准备换个小餐馆吃饭。

    政府大门口的柏油路很宽,只是路况不太好,路两旁的店面大多还没关门,亮着灯光,倒也能看清路。

    走不多远就有一家饭店,饭店门口停满了小汽车,摩托车,看样子生意很好。

    “13+10=23+12=35……”柜台那坐个女的,用计算器一下一下的算帐。

    “老板,下碗面条。”刘磊到吧台那对老板娘说。

    老板娘挺胖,看身材都像是开饭店的,五十来岁,站起来身上肉嘟嘟地颤动。

    “没有面条!”老板娘加好了最后一个数字,却被刘磊的话弄错了,把计算器往桌子上一扔,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

    “那水饺有没?”刘磊又问。

    “没有!正忙着呢,草还得重算一遍。”然后,又扯起嗓了吼一句:“小翠,去给三号怪送壶水,小翠——死妮子又去厕所了?”

    刘磊看见后面有人在包水饺,他好像明白了,敢情人家生意好,看不上这碗水饺钱,所以宁愿不做自己的生意。

    “就不信在东桥乡没个吃饭的地方”既然人家不卖,刘磊第一天来上班,也不想找麻烦,嘀咕一句,扭头就要回去。

    老板娘肥大的手掌啪一声拍得桌子颤动,桌上的计算器本来扔的就在边沿,啪嗒一声掉在地上,“小屁玩意,你骂骂叽叽说的啥,信不信老娘剥了你!”

    哇靠!好猛,刘磊被她吼得瞪大眼睛,咧嘴一笑,道:“大姐,你不卖就不卖吧,发啥脾气。”

    厨房里,听到动静,一个女孩吓得忙打掉捏她屁股蛋儿的手,脸色绯红地跑出来,“嫂子咋了这是?”

    她还以为自己和老板的那点破事被发现了呢,脸色吓得由红转白,然后又红红的。

    “死妮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事,再不听话,老娘明天就把你撵走。”老板娘也没给眼中的这个小妖精好脸色看,最近越来越不勤快了,干活老逃滑。

    女孩脸一红,提着一壶水,低头跑开了,心中吓得砰砰跳,好家伙,老板娘知道我的什么事了?真知道,怎么会吵这一句就完了。

    趁这个空档,刘磊出门往东,走了好远才又有一家小餐馆,店不大,倒也干净卫生,五元一大碗鸡蛋面,吃得饱饱的往回走。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