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荒野之王
    两人之间的恩恩怨怨,从痕砂的那一代就注定了,没有什么办法解开,只有对方的鲜血方可洗刷这一切。爱看小说网?   w w?w?.?ik?a?n?x?s?w? `com

    痕天双眼之中的杀意丝毫的不加掩饰,现在对于两人来说这一切都是没有必要的,今天注定要对方血染此地。

    灵凯开启,两人动了,没有一丝的留手,出手就是最强烈的招式,要将对方杀死,这是两人心中现在唯一的愿望,哪怕自己付出再多也是愿意的,只要能将对方杀死。

    痕天和雷灿在半空中交战,两人都是乐圣,两人的气息就算是波及开来,对于其他人也是一种不小的影响,所以老乌龟在两人交手之前就将两人方圆一里的地方※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直接给强行的笼罩起来,让意思气息都透不出来。

    痕天和其他的歌者不同,痕天十分的注重实战的能力,所以这也是痕天为什么在同阶段之中难以找到对手,可是乐圣和以前额境界是一种全新的领域,实战在这一境界有着一定的作用,可是却不是至关重要的,在乐圣这一境界的人,最为主要的是领悟,只有领悟才是真正的手段。

    在半空之中痕天和雷灿交手就像是天地间的风雨大作,雷声隆隆,像是两个战神在交战,两边皆是无敌的威能,将天空似乎要打出一个洞一样。痕天天纵奇才,在他乐师的时候,就几乎可以与普通的乐圣一战,当痕天突破乐圣之后,虽然不如以前那样,是同阶段之中无敌,可是一身的实力,也不是普通的乐圣所能相比。

    要说这个雷灿也是一个狠人,自从前十年,痕天与他的一遇,他在痕天的身上感受到莫大的危机,所以这十年之间,雷灿也是苦修十年,其中的苦修程度,几乎让人生畏,所以雷灿在短短的十年之间,实力提升了一大截,也正是因为这样雷灿才能和痕天战的一个平分秋色。

    随着两人出手越来越快,两人的心中也是越来越惊,痕天没有想到,这短短的十年之间,雷灿的实力增长了这么多,不知道这十年之间他是怎么修炼的。

    痕天心中惊讶的时候,雷灿心中更是惊讶,要知道雷灿他达到乐圣有二十多年了,并且十年的苦修,他的一身实力已不可小觑,在他的心中就算是痕天逆天了,刚刚踏入乐圣,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可是他没有想到,两人竟然斗得一个旗鼓相当。

    痕天和雷灿退后一步,静静的看着对方,两人停下手来,因为两人原先是想拿出自己最强的实力,招式,在最短的时间之中将对方杀死,可是现在看来这一中方式行不通,所以两人停了下来。

    下面的千万人和生灵看着两人,心中泛起了滔天的巨浪,特别是一些和痕天熟悉的人。

    暗沙,张夏,孙龙,天煞他们当初都是和痕天一样的,一样的,或者他们的比痕天还要高,可是这些年过去了,自己不断的进步,不断的想和痕天拉近距离,可是没有想到,这些年过去,距离没有拉近,而是越来越远,这是一种悲哀,可是也是一种兴奋,因为他们见证着一个强者的崛起。

    痕砂在下方看着,他十分的担忧,皱着眉头,在天空之上的是他的儿子,痕砂恨自己无能,原本上一代的恩怨,却要痕天来解决,可是痕砂没有办法,因为如果靠他,这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将当年的恩恩怨怨解决。

    在看天空之中,两人静静的对视了一会,两人的口中同时说出一个字:“杀!”

    这一个杀字从两人的口中说出,顿时之间,在无极宗的范围之内,一股强大的杀气笼罩,让所有的人心中都是打了一个寒颤,这是何等的威能,何等的杀意。

    两人完全不顾下方的种种,只顾着将对方杀死,雷灿口中默念不知名的歌诀,天空五色斑斓,一股强大的气息向痕天压来,似乎要将痕天撕碎一般,那种气息让人压抑无比,众人似乎可以听见自己的血液流动的声音。

    痕天皱着眉头看着上方,没有说话,只是心中默默的积蓄着力量,痕天丝毫不惧,雷灿的这一招他还不放在眼里。

    “轰隆隆!轰隆隆!”

    天空之中雷声隆隆,一道道的巨大的闪电,划过天空之中,向痕天劈来,痕天抬头望着上上空,嘴角微微的露出笑意,然后飞了上去。

    没有人知道痕天要做什么,所有人都惊异了,雷灿一时间也不知痕天下一步的走向,可是雷灿不管这么多,痕天飞入天空,自然是自己求之不得的,一道道闪电划下,轰隆隆的作响,大地似乎震动了起来,让人心中吃惊。

    这时候在半空之中,痕天的全身有一种闪电的噼里啪啦的声音,可是在这无边的闪电之中,没有人看的清痕天在那里。

    过了一会数百道闪电划落,在半空之中也出现了一个人影,这个人影正是痕天,现在痕天凌空而立,全身没有一点的伤痕,雷灿在下方看着这一切,十分的不相信,不相信痕天怎么会在这种雷电的下面依然一点事情都没有。

    老乌龟看着这一切笑了笑,说道:“这小子......”

    老乌龟傍边的一头青龙对老乌龟说道:“你笑什么?”

    老乌龟指着半空之中的痕天说道:“当年我曾将我的隐匿之法传给了这个小子,想不到他竟然大成了。”

    青龙听闻,心中微微的一颤,说道:“想不到了,这世间真的有这等的天才,难怪刚才的雷电没有劈到他,他的气息在这天地间都消失了,着雷电死物怎么会找得到他。”

    青龙说的不错,雷灿发动的雷电是锁定了痕天的气息,让这些雷电自动找痕天,可是痕天将老乌龟的隐匿之法修炼的大成,将自己的一切气息隐匿起来,那雷电对于痕天自然没有一点的威胁。

    痕天落了下来,看着雷灿,雷灿心中吃惊,可是这是生死战,雷灿马上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看着痕天,说道:“很好,我看看你这一次能不能躲过。”

    雷灿说完,痕天感觉在那么的一瞬之间,雷灿全神的气息强了很大的一介,而且在雷灿的身上,有着淡淡的血腥和黑气。

    看见这个痕天心中不解,可是无极宗的两个乐圣心中却是十分的吃惊,他们知道雷灿在干什么,雷灿再使用无极宗的一种禁忌之术,既然为禁忌之术是不能随便乱用的,一是对自身会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二是有伤天合。

    雷灿使用的这一招禁忌之术,名为血祭,故名思议,这一招要以鲜血为祭,鬼魂为引。

    雷灿的全身开始流血,现在雷灿就是一个血人,可是雷灿的气势在不断的攀升,过了一会停了下来,痕天皱着眉头。他始终感觉没有那么简单。

    果然不出痕天的所料,过了片刻之中,一股股的阴气从四周涌向雷灿的身边,这一股阴气的范围十分的光,几乎包括了方圆千里的,痕天开始十分的迷惑,着雷灿在做什么,痕天感觉雷灿的实力是在不断的攀升,可是雷灿的生命却在不断的流逝,痕天心中意料到,这将是两人的决定生死的一击,所以痕天丝毫的不敢大意,将全身的歌力都集中起来。

    痕天他们看见的,和老乌龟看到的是不同的,老乌龟看见方圆千里的亡魂都向雷灿的体内飞去,那些亡魂带着怨气都集中在雷灿的身上,老乌龟心中的担忧越来越强,因为他想不到无极宗还保存着这样的禁忌之术。

    过了一会,那些所有的亡灵都涌入了雷灿的体内。

    雷灿的体内的歌力滂湃不已,现在雷灿体内的歌力比之刚才强了几乎一倍。

    痕天看着雷灿微微的退后了几步,因为现在痕天感觉到一种全身的阴冷,似乎千万亡灵全部看着痕天,让痕天的全身都是毛骨悚然,痕天震了震心神,将自己的心绪稳定起来,看着雷灿。

    现在的雷灿已不能算是一个人,似乎就是一个来自地狱的恶魔,全身流着鲜血,但是那些鲜血慢慢的变为黑色,他的全身上下,黑气的气息弥漫,痕天看着他,似乎不断的有亡灵在自己的耳边吼叫,痕天的全身打了个冷颤,可是现在痕天却不得不集中精力的注视着雷灿。

    一切准备完毕,雷灿看着痕天,桀桀的说道:“痕天,今天我让你死。”

    雷灿出手了,带着那千万亡灵的气息,向痕天飞来,痕天看着雷灿即使痕天一次一次的告诉自己,一定不能有胆怯的心思,可是当雷灿临近的时候,那千万亡灵的阴冷的气息,痕天还是止不住的冷颤,向后退去。

    老乌龟看着前面的一切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没有人知道现在痕天心中的那种压抑,那是一种似乎背负着千万亡灵的压力,这种压力让痕天几乎窒息。

    痕天咬了咬自己的舌尖,清醒了一下,然后看着雷灿直接冲了过去,这一战既然无法避免,他们之中一定要有一个血染当场才能结束,那这一切痕天就不能退缩,痕天没有选择,这是命运的一战。

    “杀!”

    痕天大吼一声,冲向雷灿,痕天全身的杀意释放出来,雷灿身边的那千万亡灵似乎闻到了血腥味的狼一样,嘶吼着、呐喊着,阴冷的气息几乎将这一片时空完全的冻结。

    痕天将全身的歌力燃烧起来,痕天的气息在攀升,可是那种阴冷的气息依然存在,痕天的战意凌空,气势巍峨!

    痕天冲向雷灿,那阴冷的气息和那巍峨的气势相撞,就像火与水的一场交锋,痕天的歌力燃烧在化解雷灿身上的阴冷,可是那毕竟是集中了千万亡灵的,痕天似乎看见一个一个的生命在自己的手中消失、灭亡。即使痕天在心中一次次的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象,消失的只是那死了不知多久的亡灵,可是那清晰的感觉,让痕天几乎崩溃,痕天似乎感觉到了自己就是屠杀那些亡灵的罪人。

    雷灿冷笑着,痕天的歌力不断的被消耗,可是他身上的亡灵还有千千万万,他丝毫的不惧,只要痕天的歌力消耗完毕,那就是痕天的身死之时!

    痕天知道自己不能这样的消耗下去,于是将一切的力量集中在了自己的双拳之上,攻向雷灿,这一拳打出,空间破碎,风声呼呼的炸响,空气中因为摩擦,竟然产生了火花。

    痕天的一拳集中了雷灿,可是雷灿却笑了,在痕天击中他的时候,那无数的亡灵,直接在雷灿的控制之下,涌向了痕天的体内。

    这些亡灵涌入,痕天立马相后退了几步,可是那些亡灵就像是痕天身体之中的血液一样,在痕天的身体之中流窜,将痕天的体内破坏的乱七八糟,痕天想驱除那些亡灵,可是发现却不知道从哪里下手,痕天的身体似乎就要被那些亡灵冻结了,这时候雷灿笑了向痕天攻杀过了,痕天想闪开,可是身体去不听使唤,比之平时慢了不知道多少。

    这一下,重重的攻击在了痕天的胸口。

    “噗!”

    痕天一口鲜血喷出,这时候那些亡灵似乎找到了痕天身体的突破口,将痕天体内存留的那一点点的力量消耗完毕,可是这不是结束仅仅是开始,那些亡灵开始吞噬痕天的生命力。

    雷灿在半空之中,冷冷的看着下方,看着下方的痕天在慢慢的变老,生命力在快速的消耗。

    痕砂看着痕天原本乌黑的头发,竟然开始慢慢的变白,那原本年轻的摸样,在霎那之间快速的衰老起来,痕砂心中在流血,大吼道:“不!”

    阿九看着这一切,眼中的泪不停的流,痕天在渐渐的苍老,在这样下去,不用一刻,痕天就会彻彻底底的死去,没有一点的希望。

    阿九向老乌龟跑去,阿九跪在老乌龟的面前,哭求道:“前辈,求求你救救痕天,我求你了。”

    老乌龟看着痕天,对阿九说道:“这是一场生死战,这也是痕天的一个巨大的机遇。”

    老乌龟说完这一句话,就不说了,阿九看着场中的痕天,一遍一遍的在心中祈祷,如果可以阿九的真的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痕天的命。

    痕天的头发全部花白了,痕天感觉自己十分的苍老,想一动一下都是那么的艰难,痕天看着半空的之中的雷灿,现在痕天真的不想理会雷灿了。

    一切都消失了,什么仇恨,什么乐圣,现在的痕天只想和自己的父亲再喝一次酒,和阿九走一走。痕天心中是多么的渴望,在死亡的面前,一切都没有意义了,只有心中最温暖的那一部分感情是真实的。

    痕天看着自己的父亲,看着阿九,痕天的眼泪徐徐的落了下来,痕天动了动嘴,他多想说一句:“对不起。”

    痕天想起自己短短三十年中的种种,回想起来,痕天才发现,原来这些年来,自己真的没有好好的陪陪父亲,他只是一个孤独的人,如果有机会,痕天真的愿意好好的陪陪自己的父亲,好好的照顾阿九。

    就在这个时候,那亡灵的呐喊似乎结束了,痕天的心中感觉到一种温暖的情绪慢慢的融入了自己的全身,就在这一刻,痕天似乎看见了,无数的记忆,那些记忆没有了什么风华绝代,没有谁什么风光凌人,有的只是那心中最为温情的一面。

    这一刻痕天哭了,他和那些亡灵一起哭了,那些阴冷的气息消失了,那些亡灵开始渐渐的散去了心中的执念,化为一团一团的生命力,一团一团的歌力融入到了痕天的体内。

    在场的人都发现了,痕天的容貌气息再渐渐的恢复,天空之中的雷灿看着这一幕,心中一惊,立刻出手,可是让所有的人意想不到的一幕出现了,在雷灿身上的那些亡灵突然集体反噬雷灿。

    似乎一切都到过来了,痕天的生机在短时间之中恢复了,而且痕天的歌力比以前更加的强大磅礴,雷灿的生机在消耗,开始快速的苍老。

    痕天飞去如半空之中,看着地上的雷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都结束吧!”

    痕天挥了挥手,雷灿在地上恐惧的叫了一声,然后消失在了天地之间,灰飞烟灭。

    痕天落到了地上,老乌龟看着痕天,口中徐徐的对青龙说道:“不久的将来,这天地间将会有大乐圣出现。”

    青龙听见老乌龟这样说,心中一惊,问道:“你说,他可以达到那种程度。”

    老乌龟只是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这一场生死战结束了,痕天走向了众人,所有的人都欢呼了。

    痕天走到阿九的面前,将阿九轻轻的拉起,牵到了痕砂的面前,痕天对痕砂说道:“父亲,大人这是你儿媳妇。”

    痕天说出这一句话,痕砂笑了笑,好好的打量着阿九,阿九的脸顿时红了!

    痕天拉着阿九的手,飞向了半空之中,痕天对着下面大声的说道:“各位,一月之后,我痕天与阿九大婚,希望各位赏个脸参加。”

    没有人会再做这个时候说出不和时宜的话,所有的人都表示到时候一定会去。痕天看向神月宗和无极宗的宗主,痕天从空中飞下来,在两人的面前静静的说道:“两位掌门人,一切的事情,我父子与雷氏父子的恩恩怨怨就此结束了,我希望我与两宗之间从此没有冲突。”

    神月宗和无极宗的掌门能说什么,如果真的硬拼起来,自己两宗真不如痕天。

    一切结束了,所有的恩恩怨怨结束了,痕天带着阿九回去了。

    一个月转眼即逝,痕天出生的小镇上热闹非凡,今天是痕天与阿九大婚,大陆上所有排的上号的势力都来贺喜了,在这里一般的帝国没有资格来,可是大周的皇帝却意外的收到了一束请帖,着让大周皇帝受宠若惊。

    痕天和凌风坐在大堂之上,四周都是身份惊人客人,这一场婚礼大陆震惊,可是这对于痕天和阿九来说却只是渐渐淡淡的一场婚礼。

    阿九和痕天跪在痕砂和凌风的面前,徐徐的敬茶,行礼。

    痕砂和凌风两人,多少年的对头,多少年的恩怨,在这一刻化解了,当年的种种是一种遗憾,可是今天痕天和阿九的结合,却是对这一场遗憾的最好的弥补。

    凌风看着痕天,说道:“痕天,一定要好好的对阿九啊,这些年,阿九不容易啊!”

    痕天和阿九跪在凌风的面前,痕天说道:“岳父,你放心吧,我会的。”

    一切礼行完,原本十分喜庆庄重的场面,因为痕天那七个兄弟全部都乱了,黑熊看着阿九,对阿九说道:“弟妹啊,你不知道哥哥我心中的苦啊,这么多年哥哥就一个单身,你可不可以为哥哥介绍一个啊,哥哥要求不高,和你差不多就行。”

    黑熊一开口,其他的六个也连忙的说道:“是啊,我们也是,你总不能这么忍心吧。”

    痕天众人一阵无语,直接无视黑熊他们七个。

    忙碌了一天,婚礼结束了,客人们离去的差不多了,痕天拉着阿九的手,站在高高的山上,看着满天的星星,痕天对阿九说道:“将来,我们住在哪里?”

    阿九靠在痕天的身上说道:“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痕天摸了摸阿九的头,没有说话,痕天喜欢这种安静,这些年来,痕天从来没有感受到过这样的安静。

    痕天靠在阿九的腿上,抱着阿九,阿九看着天上的星星,对痕天说道:“痕天,你喜欢男孩还是女孩。”

    过了久久,阿九看痕天没有说话,望了望痕天,发现痕天竟然靠着自己睡着了,阿九笑了笑,将痕天抱得更紧,过了一会,阿九悄悄的在痕天的脸上亲了一下。

    就在这个时候,痕天突然睁开了眼前,笑看着阿九,痕天有些坏坏的对阿九说道:“男孩也好,女孩也好,我们可以生一对啊。”

    夜色很美,在月光下的两人,静静的看着远方,说着未来。

    风静静的吹着,一夜过去了。

    痕天和阿九在早晨的时候,向痕砂和凌风行了礼,痕天对两位说道:“父亲,岳父,我和阿九商量好了,我们以后想住在荒野之中。”

    痕砂和凌风有些意外的问道:“为什么要住在荒野之中呢,那些有什么好的?”

    痕天和阿九做了下来,痕天徐徐的说道:“其实,我心中一直有一件事没有告诉你们,父亲大人,当年年少的时候,我在荒野之中行走,我的一切起步是在荒野,而我在西华山脉之中得到了荒野之心的承认,我曾答应过荒野之心,守护在荒野之中。”

    痕砂和凌风没有阻拦痕天两人,让他们去了荒野之中。

    在那一片绿洲之中,痕天和阿九徐徐的到来,阿九看着这一片绿洲,对痕天说道:“没有想到,着荒野之中竟然有这么美丽的地方。”

    痕天看着着绿洲,点了点头,心中无限的感慨道:“当年我就在这里得到我师父天湮乐圣的传承的。”

    当年的小小吟者,谁能想到会走到今天的这个地步。

    痕天牵着阿九的手,一步一步的向前,痕天对阿九说道:“以后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了,喜欢吗?”

    阿九点了点头,说道:“喜欢,有你在,那里都好。”

    痕天笑了笑,对四周大声的喊道:“金条,我回来了。”

    过了片刻,突然从不愿的地方传来一阵欢呼声,痕天看见一只巨大的黄金蝎灵向这边跑来,痕天看着金条,说道:“金条我回来了!”

    金条长大了,整整这么多年,金条以快成年了,可是金条在痕天的面前还是一个小孩子,金条站在痕天的面前说道:“你终于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

    金条对于痕天的感情,就像是小孩子对于亲人一样的,痕天将金条抱着,对金条说道:“金条,我再也不走了,以后我们再也不分开了!”

    在众多生灵的帮助下,很快的在小小的湖面建起了一座简单的房屋,下午的时候炊烟徐徐的升起。

    时间流逝,痕天和阿九就安静的在荒野的绿洲上生活着,他们有些时候去大陆游历,有些时候去西华山脉之中和黑熊们喝酒,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

    又是十年过去了,整整十年之间,痕天一直在研究《封印之歌》,他现在研究透了,他真的明白了这本书的真正的含义,也明白了那一句:个人的力量始终是渺小的,即使你是伟大的歌者,即使你在歌者之中达到了非凡的成就,可是在自然的面前,你始终是渺小的。我们生活的世界,才是最为伟大的,他是一切生命的起源,是一切力量的源泉,所以请对我们生活的世界抱有敬畏的心灵。

    痕天突破了,突破了大乐圣,在这一天之中,整整一个大陆都出现了异象,天地同庆!

    在痕天突破了大乐圣之后,在大陆上的所有的生灵,人类都呐喊着一个王,一个整整一个大陆都承认的王,荒野之王——痕天!

    全书完——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