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悲痛欲绝
    见郝刚和王文礼悲痛欲绝,段6勉强提起精神,苦涩地说:“我们别这样。i?kan xsw? w?ww.ikanxsw`com”段6也压制着眼睛里的泪水,不让它流出来,“别……这样……现在唐诗潆走了,孙沉商痛不如生。我们三个更要坚强。你们说对不对?”

    “对,我们一定要给唐诗潆报仇!”王文礼喊道!

    “妈的,可惜我们没看到是谁干的。就这么点时间,谁能想到唐诗潆会出事!”郝刚此时后悔万分,要是他当时跟唐诗潆在一起就好了。这样,她就不用死了。可现在后悔又有什么用呢?

    “王文礼说的很对,我们一定要给唐诗潆报仇!”段6说话的样子像是要吃人。

    他们就{-爱-看-小-说-网-m-i-kan-xsw-com}
这样在这里待着,死寂地待着,悲恸地待着。

    过了一天,孙沉商总算苏醒过来了。

    段6把孙沉商扶起来,关切而心疼地说:“喂,你总算醒了。怎么样?感觉好点没?”

    孙沉商茫然看着四周,没看到唐诗潆,忙问:“她呢?”

    段6心里又是紧抽了一下,才道:“我们把她放在了别的地方。你就放心吧,那里安全,不容易被人现。”

    “不行,我得去找他。”孙沉商说着就要站起身。

    郝刚忙拦住他:“不行,你刚醒来,还需要休息。”

    “不,不,我要见唐诗潆!我要见唐诗潆!”孙沉商怒吼着。

    “好好好,我这就带你去。”段楼见他这样,知道怎么也拦不住他,只要答应了。

    他们带孙沉商来到了放唐诗潆尸体的地方。

    一见到唐诗潆的尸体,孙沉商就扑了过去,嚎啕大哭起来,哭成了一滩泥。

    “孙沉商,你别这样。唐诗潆死了,这是一个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知道你很痛苦,我们也很痛苦。可是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要坚强。我想唐诗潆也不想看到你现在的这样子。”王文礼在一旁劝他。可怎么劝都没用!

    孙沉商瞪着红眼,怒吼着:“不,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唐诗潆没死!她没死!”

    “算了,你还是别劝了,让他再哭吧,这样他会好受一些。”段6把王文礼拉开。

    不久,孙沉商又哭晕了。他们把孙沉商抬回去。他醒来又去找唐诗潆,接着又哭晕了。就这样折腾了好几次。

    最后一次,孙沉商想用刀自刎,被郝刚给拦住了,郝刚一把夺过他手中的刀,怒吼道:“行了。你这样,就是凶手最想看到的。我们现在要做的不是自杀,而是要帮唐诗潆报仇!你这个懦夫!妈的!要死还不简单,用刀一抹脖子就完事了!就一了百了了!可你这样,就是个懦夫!老子瞧不起你!他们俩也瞧不起你!唐诗潆更瞧不起你!”郝刚一怒一下,把刀仍在孙沉商的身边,冷冷地道,“死吧。你死了最好。也就不用帮唐诗潆报仇了!”

    段6想把刀捡起来,郝刚却拉住段6的胳膊:“别管他。这个时候,谁也帮不了孙沉商,只有他自己能帮自己。”

    “道理是这个道理,可他要真自杀怎么办啊?”段6就担心这个。

    “妈的,该做的我们都做了,该帮的我们也帮了,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了。我相信他,你们也要相信他。”看到郝刚那坚定、刚毅的眼神,段6也就选择了相信他。

    “没错,我们就听郝刚的吧。他说的很对。”王文礼也很认同郝刚的做法,“除了孙沉商自己,我们谁都帮不了他!”

    孙沉商右手不停地哆嗦,缓慢伸向那把刀,他们三个心里登时“咯噔”了一下。他该不会是真想自杀吧?

    可就在孙沉商的手要碰到那把刀的时候,刹那间,他的右手迅缩了回去。这回,他们三个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妈的,算老子没有看错你!”郝刚真是又生气又高兴又激动又兴奋!

    孙沉商最终战胜了自己,度过了这一艰难痛苦的坎儿。

    孙沉商趴到唐诗潆的尸体上,攥着她手,双眼红,声音颤抖而雄浑,带着一股凶狠的寒光:“唐诗潆,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的!等我手刃凶手,再去找你!你在那边等着我!”说完,孙沉商就毅然站起来,头也不回地大步往回走。

    他们三个紧紧跟在孙沉商的后面,段6小声问:“他不会再自杀了吧?”

    “不会的,他已经跨过了这道坎儿了。”郝刚很有信心地道,“不会的!走,我们也回去吧。”

    回去后,孙沉商就开始呆,不吃不喝。不管怎么说,他死活就是不吃。

    王文礼很是担心地说:“他已经两天没吃没喝了,再这么下去,身子肯定会垮下去的。”

    郝刚也是没有办法,急得抓耳挠腮,“妈的,这该咋办啊!”

    段6道:“不行,我们就硬灌吧。”

    “这样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他这样会饿死了,我们这是在帮他。”

    “妈的,就这么办了!走。”他们来到孙沉商身边,打算掰开他的嘴往进灌流食。

    可他们还没有动手,孙沉商就抬头紧盯着他们。由于这几天总在哭,他的双眼布满鲜红的血丝,再加上他那锋利如刀的眼神,十分骇人。

    郝刚支支吾吾地说:“没,没什么,我们只是来看看你。”

    沉默半响,孙沉商终于说话了。他的声音有些冷和僵硬。“有吃的吗?”

    “有有。给你。”

    孙沉商接过食物,开始狼吞虎咽起来。

    “慢点,别噎着,给你水。”王文礼把水也递给他。

    看到他总算吃饭了。这下,他们三个也就放心了,互相交换着高兴和兴奋的眼色。

    等孙沉商吃完,郝刚问:“你没事了吧?”

    孙沉商没有理郝刚,直接问道:“还有几天可以出去?”

    “还有三天就是阴历十五了。”

    “那好,等三天后,我们就离开夜市。”孙沉商停了一会,表情有些扭曲,声音痛苦地说,“出去后,先把……唐诗潆……安葬了。”说完,他就把头埋于胸前。

    “好,我们就等你这句话呢!”郝刚不无兴奋地喊了一句。

    孙沉商总算从巨大的悲恸中走出来。接下来,他们会怎么做?

    (本章完)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