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选择
    次日,二人早早起身,长孙佳夜为不使母亲多担忧,也是趁着天未亮直接找上南雁与一叶,照着一叶指挥的路线直接头也不回的往前赶。i?kan xsw? w?ww.ikanxsw`com

    我相信父亲的理由。

    长孙佳夜第一句话便是如此道。

    南雁与一叶不知该说些什么,只是一言不发的继续路程。

    长孙佳夜本可以不用来,毕竟一个女孩子家参与这份任务过于危险不说,是否累赘更不谈,然后长孙先生的一味要求,使得长孙佳夜弃母亲之言而不顾,毅然决然跟随南雁与一叶。

    南雁与一叶此时无声怕是胜有声,毕竟这时候沉默无疑是一个最好的选择。

    一※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叶选择的路线是穿过密林,避开人烟,直奔林谷有别于其他谷的地方,回望塔。

    而今南雁见不着回望塔自然对未知的事物多一分谨慎,听一叶形容,那是焚寂烟香,林谷礼佛之地,第三座佛象便有此行目的地入口。

    而今时间虽然宽裕,但是以防万一,避免错过最终大计,因此必须先下手为强,只要在林谷猝不及防之下重伤回望塔的力量,那么临近大会必然不会出现这股中流砥柱的力量,毕竟短时间内恢复是十分渺小的情况。

    路程需要近乎三四天,因此合理安排时间很是重要,不能以劳惫之军搏之逸待之兵,所以不能太赶亦不能太缓。

    第一夜,三人皆觅密林隐蔽之处休憩。

    篝火的光源被真气隐藏,因此虽有虚烟,但是量不大,常人很难发现。

    坐在树枝上的南雁闭目沉思,心中念头一直不断,一直希冀长孙先生会看自己留下来的那份信吧,但愿如此。

    而长孙佳夜因是女孩子家,必然少不了沐浴之事,寻得一清潭便消失在南雁与一叶眼前。

    倒是一叶,极其细心的准备着食物,刚打的三只小兔正好可以对三人进行补充,可见篝火之上,一叶忙活不停,熟练的烤着兔肉。

    “吱啦,吱啦”的响声伴随烤肉的香气引得一叶肚子咕咕叫着。

    确实,外脆内嫩的金黄色兔肉充满着诱惑。

    “一叶”

    南雁突然轻声道。

    “嗯,等一下雁哥,快好了”

    一叶以为南雁迫不及待的想吃兔肉一般说道。

    “不是,你还记得长孙先生说的么?选择没有对错,决定在于本人。”

    南雁跳下树枝坐在篝火般道。

    篝火剧烈的火焰印照南雁的脸庞,犹如精灵在跳动着。

    一叶减缓手中的动作,看着南雁道,

    “记得。”

    “他是你的父亲,你下得了手么?”

    南雁看着篝火上的兔肉道。

    “我会亲手杀了他。”

    林一叶不再看向南雁,目光亦是聚焦在兔肉之上。

    “为什么?”

    南雁疑问道。

    “他从没有当我是儿子,就这么简单”

    一叶狠狠道。

    “当你面临着杀不杀的选择,你会?”

    南雁试探性问道。

    “杀,该杀”

    一叶似乎沉思很久,闷声道。

    听完一叶的答案,两人纷纷陷入沉默,场中只能听见兔肉在篝火中吱啦的声音。

    “雁哥,你为什么对实验如此了解?”

    一叶率先打破沉默,盯着南雁道。

    南雁呼了一口气,将之前的经历一字不落的告诉一叶。

    一叶的表情变化十分精彩,盯着南雁一时竟然几种不同的情绪浮现,自问这是这么多年来听见最为不知该用何词来形容的经历。

    待南雁说完,一叶心中百味杂陈,倒是南雁打了个笑,

    “肉快焦了”

    一叶这才缓过神了,赶紧转动兔肉,加料减火。

    南雁看着火焰中的倒影一时间也不知该继续说什么,这是他第一次将心中的一切都坦白,也许自己是希望有个人可以帮他分担一些压力吧。

    “那雁哥,如果有一天你面临杀不杀,灭不灭紫容府的选择,你会?”

    一叶沙哑着声音颤抖问道。

    “那一叶,如果是你,面临这种选择,你杀不杀?”

    南雁倒是反问道。

    “杀!”

    一叶愤懑道。

    “我爷爷说不杀。”

    南雁笑道。

    “不是这样的,南雁,爷爷只是叫你忘记愤怒,而不是叫你不杀,爷爷很早之前便把答案告诉你了,选择在于你自己,杀不杀在于你,这无关对错”

    一声清脆的声音从一叶背后传来,只见换了素衣的长孙佳夜与平时甚为不同,湿漉的秀发在她双手之间摸动,少了纱布遮脸的长孙佳夜真可谓有闭月羞花之姿,原本清秀的双眸之下更是一张极其好看的嘴唇,小巧的鼻子配上铃铛一般的声音令人不觉得心猿意马,婀娜多姿的长孙佳夜从林一叶后面走了出来。

    林一叶循声回望,瞬间便红了脸赶紧转过头来,心跳加速,他知是长孙佳夜,却不知摘了素纱的长孙佳夜如此迷人。

    倒是南雁见状,无波无动,心中平静如常,面色依旧,他自知,一叶的表现他也曾经有过,不过那已经给了一个女孩,她叫青木。

    “哦?”

    南雁疑惑道。

    “是的,爷爷只是不希望你终身活在愤怒之中,受愤怒掌控,因此才循循善诱你忘记痛苦,忘记仇恨,更忘记愤怒,他是希望你可以在修仙的路上走得更远,所以才……”

    不置可否,长孙佳夜一语中的,一番简单的解释便将爷爷的用意窥破。

    拨开云天见月明,南雁突然心中一颤,似乎困惑已久的枷锁慢慢打开。

    是啊,爷爷只是不想自己受于仇恨,选不选择依旧在于我自己。

    倒是长孙先生,长孙佳夜聪明,一针见血便把我的困惑解开,南雁啊,南雁,你还是太年轻了。

    长孙佳夜见南雁脸上一番轻松的表现便笑着抬腿踢向一叶道了句,

    “快点,本姑娘饿死了”

    这会儿换一叶惊讶了,印象中的佳夜小姐不是这样子的。

    “哎呀真烦,还是我爹厉害,知道我娘一直要我做个大家闺秀这有碍于我心性的发展,这次终于有个理由可以让我出来了,哇哈哈,本姑娘一定要把回望塔给一脚踹翻”

    说罢,只见长孙佳夜俏皮地作势前踢,佯装愤怒的挥了挥小虎拳。

    长孙佳夜突如其来的变化对于一叶来说冲击实在太大了。

    但见林一叶小声地说,

    “让我缓一缓”

    这简直,原本在自己心目中冰清玉洁的小姐却是这般模样,林一叶有种幻想崩塌的感觉一般苦着脸色。

    “哈哈哈”

    倒是南雁打破了这尴尬笑了起来。

    “佳夜小姐,一番言语令我茅塞顿开,南雁感激”

    南雁抱拳示意。

    “别啊,你这样就太客气了,我只不过就以旁观者来说而已,咱们三个是伙伴,以后别这样,我不习惯,一直在我娘面前装装装的,太累了,对了,以后叫我别有后缀,听着烦”

    长孙佳夜越身跳上树枝,道了句。

    “南雁,现在我问你,以后杀不杀你要如何选择”

    “哈哈哈,这个问题太简单了”

    南雁洒脱道。

    倒是林一叶十分好奇地看着南雁,十分迫切的想知道答案。

    “杀!该杀,不仅要杀了紫容三老,郑家也不放过”

    南雁一声轻喝,猛地气息暴涨,直接扬起束在后背的斗篷,真气陡然出现,瞬间把身后的两三排树木刹那掀翻。

    一叶听完答案后笑着将考好的兔肉递给南雁,顺便扬手一扔兔肉直接飞向佳夜。

    “好”

    长孙佳夜咬着兔肉道。

    林一叶亦是一番解气一般十分欣赏南雁的答案。

    南雁接过兔肉,直接啃了起来。

    “我南雁一生孤苦,只有青木愿意陪伴我,但是青木却被紫容府跟郑家给毁了,此仇早已不共戴天,愤怒是什么,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要掌控愤怒!”

    南雁一想起心中最为疼痛之处青木时,眼眶悄然变红,似乎抑制不住的泪水硬生生被南雁往回咽。

    林一叶知道,这份经历告诉自己,珍惜南雁与自己的友情,因为二人皆是相似。

    朋友,向来都是最珍贵的,特别是在无利益为背景之下的那份纯真。

    选择亦无对错,决定在于自己罢了。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appxsyd(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