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宗规
    无人敢拦路,那根本就是找死。爱看小?说   w w?w?.?ik?anxsw`com

    啊狐吓得拼命的跑,举起小雕像触碰山门的无形屏障,直接跑了进去。

    “师兄师叔们救命啊,杀人了!!”啊狐惨叫,害怕到了极致。

    远处有白衣弟子踏飞行于空,却冷眼旁观一切,啊狐凄厉惨叫的朝白衣弟子跑去。

    王尘不需雕像,直接冲进去,速度极快的追上啊狐。

    啊狐的真的吓死了,王尘近来威势无匹,心里头对他有很大的阴影。

    “你住手,我已踏入宗门,按照宗规你不能对我出手,否则你将被处死。”啊狐尖叫。

    “屁,老子还没听过有这条<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宗规呢!!”王尘无惧,跟提小猫一样揪起啊狐背后的领子,直接提了起来。

    “师兄救命啊!!”啊狐绝望了,刚才他那么得罪王尘,现在落他手里,想都不敢想。

    王尘不理会啊狐的惨叫,提起他就往外头跑,这是打算把它去喂凶兽。

    王尘太可怕了,长得一副人畜无害,现在大家都不敢轻易的招惹他了,对壮娃和李墓也都恭恭敬敬的,一口一个哥。

    狠茬子啊,实力又那么变态,谁敢招惹?

    一把飞剑突然插在王尘刚才所占的位置上,王尘急忙躲开,面色不是很好看。

    “你这是干什么!!”王尘盯着来人,是一个白衣弟子。

    “上一届天级弟子也这么狂,这一届天级弟子也还是这样么?真是让人生恶。”白衣弟子踩着飞剑慢慢降落。

    “例行宗规而已,你在宗门内行凶,当斩!”白衣弟子表情严肃。“除非你将此人放下,出去宗门外跪着走进来。”

    白衣弟子提起飞剑,在空中比划几下,强大的剑气将远方的树枝劈落下来,恐怖无边。

    啊狐愣了一下,回神过来发觉自己有救了,天空陆陆续续出现很多个白衣弟子。

    “听到没有,赶快放我下来,然后滚出去,不然师兄一定斩了你。”啊狐现在嘚瑟了,有仙人师兄撑腰,王尘不敢怎么样了。

    这次意外,是谁都没料到的,到底是因为王尘太嚣张还是因为天级弟子这个头衔得罪了这个师兄,谁也不知道。

    其实王尘服软,将啊狐放下来就肯定没事的,可是王尘不肯,他就盯着白衣弟子。

    “凭什么,他是我仇人,我抓我仇人还不给了?”王尘反驳。

    “你在宗门行凶,按照宗规当先斩后奏。”白衣弟子冷漠无比。

    天上有白衣弟子下来。“无常师兄,他只不过是一个孩子。”

    “违反宗规,就当斩,要么跪着进来,要么死于我剑下,天级弟子不过如此。”名为无常的白衣弟子特别冷血,剑上寒芒森冷。

    “无常师兄,他刚进来,不懂规矩,叫他放下那其他弟子就好了。”有白衣弟子示意王尘放下啊狐,才可以为他说情,这可是负责他们起居的临时执事,得罪他可不好。

    “听到了没有,赶快放我下来,这里可是宗门,你天级弟子也没用。”啊狐在王尘手中挣扎。

    无常师兄听到天级弟子几个人,觉得特别特别的刺耳。“将他放下,出去门口跪一个时辰再进来。”

    这已经是无常能给王尘最大的宽恕了,压制一下他们的锋芒。

    大家都拍手叫好,王尘才刚刚入宗门就因为太嚣张被罚,这是大家都很乐意见到的。

    “我不,我又没在宗门里杀了他,根本就没犯宗规,凭什么。”王尘不服,提起啊狐就往外走。

    本来想打算为王尘说情的弟子不断的使眼色,王尘就是不看。

    “大胆!你可知道我是谁?”

    “我管你是谁,天王老子也不行。”王尘撅起下巴,很桀骜不驯。

    无常师兄入宗已有十年,正值少年期。“废你一臂,教你如何尊敬长辈。”

    飞剑横空,力劈而来,王尘全力躲避,刚才所站之地,被飞剑搅成乱泥。

    “师兄不可!!”一群弟子连忙阻拦。

    王尘脸色都黑了下来,很想冲上去和他干。

    外头所有人都在看笑话,壮娃和李墓则特别担心,刚才那飞剑随时可能把王尘给劈了,那样他们怎么跟张爷爷交代。

    真的非常非常的危险,要不是其他师兄祭出飞剑干扰,王尘危矣。

    “快点放我下来,不然你这只手就要没了。”啊狐唧唧歪歪。

    “你丫的闭嘴!”王尘特别不服,把气撒在啊狐身上,一巴掌清响无比。

    啊狐还是搞不懂,王尘这么那么倔,明明认错就行了,他偏偏就不走寻常路,非要和无常师兄硬干,要是他遇上这种事情,肯定去大门口跪上一个时辰,丢脸总比丢命好。

    “都别阻我,若是纵容此人性格在留在宗门,日后不知有多少同门要危及性命。”无常朝身边的人吼道。“念其幼小,去跪上两个时辰,自断手脚,我可以考虑既往不咎。”

    “还不快去?无常师兄开恩了,你赶快给他一个台阶下。”有白衣弟子提醒王尘,王尘根本就没听到一样,提起啊狐径直往外头走。

    所有人都提心吊胆,生怕无常师兄突然发难。

    “你若走出去,你将无法活着进来。”无常在后头说道。

    王尘很生气,默默的转过头来。“听说你叫无常,不在阎王殿里呆着,上来做什么乱?你有种过来,我王尘定然斩你。”王尘手指指着无常师兄的鼻子,丝毫不惧。

    面对一个踏飞剑而行的修士,所有人都不知道王尘有什么底牌敢这么叫嚣。王尘说完将啊狐提出去,扔给野兽,那野兽扑向王尘,给王尘一拳打飞,再将啊狐丢给野兽。

    野兽凶猛,当即被撕出一条手臂,鲜血淋淋,他发出一声惨叫就晕厥了过去,后来直接给野兽叼走了,不见踪影,不过看来是活不成了。

    “好,很好,今日就斩你,以示宗规。”无常师兄脸色很不好看,王尘让他一点面子都没有。“宗规森严,你在宗内谋杀同门,按照宗规第五百二十三条,当斩。”

    “屁,老子是在外面杀的人,不算在宗内,想对我出手尽管来,老子斩了你。”王尘指手画脚,越发嚣张,看得所有人提心吊胆的。

    “我跟你说,我一只拖孩就能拍死你。”王尘指了指脚底的草鞋,气得无常师兄的脸色更黑了。

    “不可以的,不可以的,你拖孩拍死他我还怎么把他吃了,太脏了我可不要。”皮蛋摩擦着牙齿。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