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一言蔽之
    第二章:一言蔽之

    “退!”周至柔闻言,终于勃然变色,周身过百枚符文涌动,瞬间组成了人道华章,数千道微不可察的天地元气汇聚,在他四周形成了潮起潮落的气象,然后他竖手为刀,一道挥出,身周水浪涌动。?  ?爱看 ?? w w?w?. i?k?x?s?w?`com犹如沧海月明,又似江汉横流,一往无前的向着老人轻挥而去。

    挥手虽轻,却自有一股盖莫能当的气势!

    只是,老人却也没有想过要挡,他只是带着一抹欣慰的表情看着自己弟子成长。

    然而当年这能让周至柔兴奋良久的表情却让他此刻格外的愤怒,乃至于最后的惊慌。

    因为他纵横海外的一刀,(*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在面对老人的时候,竟然一如他当年求学于老人门下一般,土崩瓦解了。

    甚至比当年还要干脆!

    字之为物,是人心,是人身,是人之底气,所谓字如其人便是这个道理,周至柔强大是强大,然而他的一切强大都是在老人当年给他画出的框架之内,十年过去。虽然他已经把这个框架变得很大很大,然而他既没有突破框架,也没有将框架变得无穷大!

    而老人却已经突破了字中神通,超凡脱俗的境界。

    所谓总而言之,言而总之,一言以蔽之,无论周至柔有怎样的变化,在老者眼中都是洞若观火,在老者心中,都是一念生,一念灭!

    “至柔啊!”老者一掌按住了周至柔的天灵盖,幽幽说道:“就这样吧,为师已经不是你可阻挡的了!”

    “是啊~”令老者惊讶的却是,周至柔竟然没有半分的反驳,也没有半分的气馁,而是肯定的承认道:“老师啊,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老师了,恭喜老师成就文字大道,本来弟子想独自解决我们师徒之间的恩怨的,只可惜,弟子到底是追不上老师的脚步啊,所以……弟子今天也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老人闻言看似缓慢实则讯若奔雷的收回了自己的右手,不是因为一时心软,而是因为有超过三百枚符文浮现在了他的身侧,如铁索一般将之团团围住,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借助军中法器的功能,三百枚符文在转瞬之间化作了三千枚以上的符文,叶孟秋和单如海联手瞬间构建了军中专门用以困人的秘法——画地为牢。

    这本来是用来困住百人以上的而立阶段组成的军队的,然而在他们二人手中使出,却是已经将范围缩小到了半径两米的圆内!

    纵然如此,刚刚将老人和周至柔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又将老人出手看的明明白白的二人也没有丝毫制住老人的把握。

    字中神通,超凡脱俗啊!能够在这个世界上留下永不磨灭的华章之人,号称一人破军的存在,真的是他们能够锁住的吗?

    当然不是!

    这个道理谁都清楚,然而他们同样自信能够锁住老人片刻,这片刻或许只是眨眼的功夫,然而却足够他们的战友进行下一步的动作。

    周至柔的身旁,不知何时又出现了六个黑衣执伞的蒙面人,六把伞,每把伞上有一百个符文,而隐藏在江风江雨之中的三千兵士每人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符文,再加上周至柔五心之中隐隐浮现的五个本命符文所衍生出来的五十个符文,合共三千六百五十个符文,正合周天星斗之数。

    满天符文与满天星斗呼应,那本来是乌云蔽月,风雨遮天的戎城上空,却是陡然间洒下了无数星辉,一时间,乌云、大雨,星辉共存的奇观顿时间吸引了整个戎城所有的居民,然而周至柔的心思却已经没有放在这上面了,汇聚了漫天星光的他,已经暂时打破了老人当年为他设下的框架,这时的他不是一个人,而是整个戎城三千人合力再加上了满天星辉!

    他只来得及出的一拳,他只能够出一拳,然而一拳却也就够了。

    一拳直入老人的胸口,这一拳可以崩天,可以裂地,可以截断万古长江,但是——却打不碎老人那不变的笑容。

    周至柔的星辉散了一地,然而却没人能够说出为什么!

    整个天地间不见了江雨,不闻了江风,更是不知何处去了那江畔之人,只能看见老人枯槁的身形顶天立地,只能听见老人沧桑的声音响彻环宇!

    “既然你还叫了我最后一声老师,那我便教你最后一次,看好了,至柔吾徒!”

    老人的身形突然在天地间土崩瓦解,却有三千三百三十三枚符文犹如实物一般落入了江水中砸出了噗通之声,化入了江风之中带起了一分温柔,融入了江月之中不见了半分踪影。

    还不待周至柔发起追击的命令,那本来已经平息了的江水,却开始了翻腾不息。

    那无处不在的江风是水,那撒落九天的江月是水,那滚滚东流的沅江更是水!

    这便是字中神通,超凡脱俗的力量,比不上独角龙王万枚符文的强大,然而其精妙之处却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时之间,戎城军营三千人连同周至柔和叶孟秋以及单如海三人顿时自顾不暇,又如何谈得上追击敌人呢?

    至于独角龙王号强则强矣,然而过万符文终究不是可以瞬间使用的,反倒是老人借助第一次使用文字大神通的威势,时来天地皆同力,一瞬间使用三千三百三十三枚符文掀起的滔天巨浪,纵然是龙王号竭力阻挡,然而依旧不可阻遏的蔓延到了江岸之上。

    戎城素来有西南半壁右戎州的说法,不仅是城墙上镂刻的有将近一万八千符文,更是常年有一位掌握了文字大神通的圣人驻扎,所以滔天巨浪自然是无法侵略其中的,然而在戎城之外的平民窟,在江岸之畔的三千兵士却是毫无反抗之力了。

    也幸亏老人惧怕戎城之中同样掌握了文字大神通的圣人强者,在一击倾斜完了自己的多年积累之后,终于完完全全消散在了天地之间。

    而周至柔却是借助独角龙王号上的过万符文终于抗过了那隐天蔽月的沧浪之水。

    周至柔无力地倒在三江交汇显出的浑浊三角洲的滩涂地中,在他的两侧是同样无力地叶孟秋和单如海,而在沅江的上上下下,同样布满了手脚无力的兵士,唯有那傲立中央的独角龙王依旧的狰狞无比!

    周至柔痛苦的看着满江的残兵败卒,他们的凄惨模样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这是无尽海中纵横不败的独角龙王的士兵,也实在是让人无法想到他们是镇守西南,逼得雪域高原之上的异族不敢有分毫异心的戎城铁甲。

    然而虽然惨,他们却依旧活下来了。

    而江水之中还有因为他的一己之私,永远埋骨江中的一千将士!他该如何向他们交代!

    “周至柔,为了一己之私,你公然违反君命逆流而上。”一道清越的声音带着高高在上的藐视冲周至柔说道:“帝君仁慈,不仅没有追究你的责任,还允许戎城黑甲配合你行动,然而……你就是拿这样的战绩来向帝国交代的吗?”

    叶孟秋带着满腔怒火,努力抬起头向着声音的主人看去,却只能隐隐约约看见一身华服的中年人不断对着周至柔指手画脚,而周至柔也努力挣扎着站起来,竭尽全力与来人平视。

    然后缓缓说道:“本将有负圣恩,自然会入京向陛下请罪,只是褚步阳——本将还轮不到你来发号施令!”

    “你最好到了京城还能有这样的底气!”褚步阳似乎很为周至柔的话恼火,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只是与他同来的四个黑衣人却是分立四方隐隐将周至柔围在其中。

    周至柔怒哼一声,也不说什么,就这样抬脚向着独角龙王号走去,而一百多名份属他的士兵却是挣扎着站了起来,亦步亦趋的跟在周至柔身后。

    周至柔没有说话,他其实很想劝一劝他们,毕竟跟着他回到帝都以他现在的情况绝对护不住他们,但是它同样也知道,作为他的亲兵,和他一起风里来雨里去,风吹雨打十多年的汉子绝不会抛下自己不管。

    既然劝说已经没有了用,那干脆就默默的接受他们的好意,知道有能力回报的时候,再竭尽全力便是!

    大海教会了他们直面艰险,却也让他们忘记了退缩忍让,战场是刀山他们不怕,帝都是火海他们同样也会跟着他跳下去。

    大海男儿,炎黄子孙。所谓天高,所谓地厚,不是不知道,只是不理会罢了。

    然而当单如海一如既往地走到他的身前的时候,周至柔一只手按住了他的肩膀道:“如海,我记得你已经递交了转队书,从一个月前起,你就是戎城黑甲的人了吧!”

    单如海一顿,然而却没有多少迟疑,他的话不多,然而一言以蔽之,却是斩钉截铁的说道:“我是您的先锋,无关乎我的职位,只关乎我的心!”

    “如海!”周至柔缓缓的松开了手没有说话,然而叶孟秋却是叫住了自己的兄弟:“等一等!”

    “孟秋。”单如海回过头苦涩一笑却是分外的潇洒:“抱歉,我本来想会戎城又能和你并肩作战,但是……对不起,我食言了!”

    叶孟秋没有说话,被水洗过的戎城天空分外的清明,自然月光也是分外的皎洁,他看着单如海,突然笑了笑:“我老婆昨天天给我生了个大胖小子,我记得四天前你告诉我,你也有了一个闺女吧?”

    不等单如海反应过来,叶孟秋接着说道:“我可是很怕那傻小子找不到老婆,不如我们定个娃娃亲吧!”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