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符宝震天锤
    “嗷……”

    迷蒙雾团炸开,从中传出一声暴怒嘶吼,宣泄着滔天怒意。?  ?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

    幽幽虚空,悬立着一头极其庞大的类人生物。

    它衣衫撕裂,肌肉偾起的躯体血淋淋的横着数道近千米的可怕伤口,从中溢出湛蓝流光的血液。

    体内深处,五颗原本如雷鸣跳动的心脏,已坏死三颗,另两颗光泽闪烁,像随风飘摇的烛光,随时可能骤停。

    伤口周边完好的皮肤,有金属光泽,像麟甲,却无比细腻,其上隐约有紫金神纹流转,看起来繁杂玄奥,蕴藏着磅礴的浑厚力量。

    这是一头强大的完美生命体,也是一名不知为<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何种生物的老人,他脸上刻有岁月痕迹,缕缕死气将其缠绕,浑身上下透着浓烈的衰败气息。

    老人下巴触须缓慢摆动,满头紫发灵动飘扬,像火焰一样散发着恐怖高温,令得四周时空强烈扭曲。

    他锋利的爪子上,沾满了墨绿色的鲜血,荧光剔透,与自身蓝血交融,更显深邃。

    “大魔真种,好东西,等我来取……大魔真种……”几个字眼含糊不清,简单重复着,无数岁月的漂浮,他似乎就为了等候这一刻的到来。

    感知他口里的大魔真种,如同本能,不需要过多考虑,那庞大的身躯就调转了方向。

    冥冥中,像是对于某一处界点产生出感应,他化作流光,穿越无数星河,向着那未知星域而去。

    ……

    叶晨心头突然生出一种难以言明的危险直觉,若是他一直这么吸收异种魔气,他可能会很快进阶筑基期,但是最终他会彻底迷失心智,变成另外一个陌生人。

    被别的东西鸠占鹊巢,取而代之,到那时,他不会有任何重新翻盘的可能。

    这种直觉是那么的清晰,由不得叶晨生出丝毫的的怀疑。

    叶晨立刻停下了吸取异种魔气的九转天魔诀,望着悠远的暗夜森林深处,那越发诡异难测的魔气,还是在朝他散发致命的吸引力。

    叶晨一咬牙,心下决绝,将鬼尾黄鼠收好,转身就朝着暗夜森林外围飞驰而去。

    在没有找到彻底掌控异种魔气的手段之前,他是不会再叫自己陷入这种贪婪情绪之中的。

    凡事过犹不及,虽说他已经在短短的十几天时间里,就成为了练气后期修士。

    魔道功法只要资源足够,有很多可以快速增进修为的秘法,比如吞噬,比如真魔气灌道:“我这里还有一枚符宝,是天地门的一位金丹修士兵解之前,留下来的,炼气期正好合用,叶兄弟有没有兴趣?”

    叶晨本准备起身告辞,冷不丁听方丹子提起符宝,身子一沉,重新坐了回去,开玩笑道:“方掌柜可是真信得过叶某啊,这么贵重的东西,竟然就敢这么堂而皇之的拿出来。”

    方丹子直接将玉盒递到了叶晨手上,满不在乎笑着:“混元宗的多宝阁大掌柜方明友,乃是我方丹子堂叔,金丹初期真人,如今正在打坐修炼。

    只要在混元宗地界上,上有三位老祖看着,下有我堂叔坐镇,安全还是无忧的,只要是堂堂正正的交易,我自己一人就可以做主。

    叶兄弟尽管仔细琢磨,看中了再说。”

    叶晨笑笑,拿起玉盒,单手托着那枚金光闪闪的符宝,打量起来。

    这符宝所用的皮质,乃是千年乌鱼妖皮子炼制而成,上面是一把短柄铁锤,样式古拙,是走一力降十会的路子,驱使起来,恐怕对自身的灵力消耗会十分惊人。

    叶晨犹豫了一会,这才开口问道:“什么价?”

    “两万下品灵石,”方丹子脱口而出,“这枚震天锤符宝,可是完完整整,从来没有用过的,里面封印着原来震天锤本体三分之一的威能,可以直接威慑到金丹修士,是实实在在的大杀器啊!”

    “好,我要了!”叶晨心知,符宝可遇不可求,真有那寿元将尽的金丹修士,留下的符宝,大都会交给门人弟子用来保命,轻易流落不出。

    这多宝阁还不知道采用了什么野路子,才采购到这么一枚符宝。

    既然叫他遇到了,自然没有放过去的道理,再说他现在也不缺灵石,买一些保命之物再合适不过了,否则一旦受伤身陨,身上的灵石还不是便宜了那些对他下手之人。

    一把交出去四百中品灵石,叶晨没有一点心疼,他心里只是感觉自己修为太低,无法在这波云诡谲的修真世界里,乘风破浪,挥洒自如。

    ……

    告辞了方丹子,叶晨御剑去往缥缈峰下,取出传音玉简,给小丫头张玉楠发去见面信息。

    在水仙谷一处僻静无人的地方,叶晨心念一动,一股魂力将依旧昏睡的关熙雯喷吐出来。

    他将这肌肤越发水润,凝滑如脂的女子,平放在清脆如洗的草地上,右手在其身上连连点过,解开了关熙雯身上的禁制。

    只要再过去一两个时辰,关熙雯自然就会清醒过来。

    不到一刻钟,驾驭着灵纸鹤的小丫头,根据他的指引,就晃晃悠悠的落在了叶晨身边。

    收起了灵纸鹤,张玉楠兴奋地冲着叶晨跑来,边跑边喊着:“叶师兄,你们怎么过了这么久才回来呀,你不知道人家有多么担心你……呀,关师姐这是怎么了?”

    张玉楠正要抓着叶晨的手撒娇,却一眼看见了叶晨身后的关熙雯,一惊之下,急忙跑过去将昏睡的女子扶起来,语气里满是对关熙雯的的关爱,和对叶晨的嗔怪。

    似乎关熙雯这么昏睡不醒,指不定就是叶晨照顾不周造成的。

    叶晨摸了摸鼻子,表情顿时有些不自然,又想起女子身上的滑腻柔软,丰减匀称,恰到好处,真是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手心发痒,心里不自觉的生出一些旖旎感受。

    好在他也不是****的毛头小子,心神一定,就恢复了云淡风轻的常态。

    “没事,你关师姐就是被冰玉蜂蜇了几下,再回去休息一两个时辰就会没事了,你不用担心的。”叶晨还是要跟小丫头略微解释一下,免得引出一些不必要的误会。

    看着小丫头一门心思都放在关熙雯身上,叶晨一时感到无趣,又跟张玉楠嘱咐了几句,说明自己要返回小山子镇土地庙,这一次就当暂时告别。

    嘱咐她要勤加修炼,争取早日筑基。

    小丫头目送着叶晨御剑离去,眼底隐隐有泪光闪烁,一抹不舍浮现在小脸上。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