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 番外3
    曾在唐家堡梨园内时,唐萱幸满带恶意的语言成了曲纪心中的一根刺。ikanxsw w?w w?. i?ka?n?x?s w `c?om

    那句话割舍不掉,也无法忘记,想要忽视但却时不时的又跑出来秀一下存在感。

    尽管曲纪知道唐修如今对自己的感情很深,但唐萱幸的话如同魔音入耳一般在他脑海里久久不曾离去,莫名的让他有些不爽利起来。

    早已经看透这一切本质的系统说,“宿主你可真是矫情。”

    要说到唐萱幸口中所谓的唐修心头的‘白月光’,那是要追溯到四十多年前的事了。

    别看唐萱幸如今貌美的跟朵花儿似得,实际她的年龄可是要比曲纪大上好几轮,[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OM
至于唐修的年纪……我们不提也罢。

    唐萱幸自小就体弱多病,从小到大从未停过吃药,因为体质太差,她的也如同曲纪一般,参与了三次探灵,但却是在十六岁最后期限那年成功探出了斗灵。

    只是即便探出了斗灵,她的身体太弱,根本无法承受住灵力在体内运行推开堵塞经脉的痛楚,她的经脉也十分脆弱,灵气稍稍一倾注进去就隐有要被撑裂的迹象。

    这般情形,就算是她探出的斗灵是尊等斗灵,这样弱鸡的体质,注定她无法走上修道之路,也注定了她这一辈子只能如同凡人那样经历生老病死走万短暂的一生,更何况唐萱幸的斗灵也不过只是中等斗灵罢了。

    可是只因一面之缘,便芳心暗许给他的唐萱幸怎会接受这样的结局?

    她喜的人是整个蜀州赫赫有名的天才,她无法接受自己喜欢的人青春永驻,她却垂垂老矣,最终走向死亡。

    唐萱幸还未表态,她的父母就先瞒着她去找了唐慎,唐云怜惜她,又因她父母曾有恩于她,便替唐慎同意了将唐萱幸接到唐家堡来养身体的建议。

    只是当时谁也未曾料到,这个不过花季的少女,内心竟如此脏污不堪,野心勃勃的想要嫁给唐修,耍尽了手段,酿成了弥天大祸。

    多年前唐修刚出生时,唐老就为他占了一卦,本是占的他今后人生的卦象,却不知为何变成了姻缘卦。

    闪烁着银光通体雪白的望舒出现在卦象内时当即就将唐老以及唐慎夫妇惊的不清,不过这望舒的模样朦朦胧胧看不甚真切,不过几息间就被后来居上的通体散发着萤绿的蛇形长笛所替代。

    这两者不同的模样混杂在一起最后竟渐渐化作一柄破烂不堪的木制长笛。

    唐老叹息,“看来修儿日后的路途怕是颇为艰险。”

    持有望舒者的人被誉为气运之子,乃是万里挑一的绝顶天才;而那通体萤绿光芒缠绕的蛇形长笛代表的却又是上古齐家的嫡系血脉之人。

    无论是哪一方都是被上天眷顾的宠儿。

    至于最后显现出来的笛子模样,大概也就是唐修的姻缘在这两者之一最终会与那齐家之人相守吧。

    唐修与尤然默相识是他外出试炼的时候,尤然默的身体与唐萱幸相仿,都是体弱多病,只不过尤然默显然是比唐萱幸不知强上多少,至少他再怎么孱弱,也是能够修炼的,不像唐萱幸,只引得灵气入体就无法承受。

    尤然默的年纪比唐修大,光看年龄尤然默已经是唐慎父亲那个年龄段的人,只是因他前期筑基侥幸的早,又经常被灵药温养身体,他的面容看似就如同十七八岁的少年一般,再加上他本就长年病痛不断,整个人都带着病态的苍白。

    这更加让他俊秀的脸庞看上去娇弱无比,一看就令人心生怜惜。

    外出历练几年,两人相处的多了,唐修自然而然也将尤然默当做了朋友,而尤然默却以年龄太大对他的态度尤为古怪。

    等到多年过去了,唐修才恍然回悟尤然默对他的态度,那分明就是对弟弟那般。

    别说唐萱幸当年信誓旦旦的说尤然默爱他,就怕是存在这种感情,也不过是哥哥对弟弟那样的。

    再加上尤然默的确曾经是有一个弟弟,只是因当年他的家乡年年战乱,早早的就夭折了。

    听到此处,曲纪有些不喜的撅起嘴,“所以说,你对他还是有感情的了?”

    “我怎么会喜欢上一个年纪和我父亲相同的人?你在乱想些什么。”见他这般模样唐修自是明白曲纪在想些什么,不由的觉得好笑,他低着头在对方的撅起的嘴上亲了一口,顺势将人拉到了怀里,“早就随着时间而淡忘了,有的也不过只是愧疚罢了。”

    他这话听上去有些沉重带着几分释然,面上神情也带上了严肃,曲纪见状这才继续催促着他说下去。

    唐修确实如他所言对尤然默有的只是朋友之情,多一分没有,哪里会有唐萱幸那样病态的认为他们是相爱的。

    尤然默的死,这其中的原因不仅有着唐萱幸的手笔,在这其中甚至还有那个一见面对他羞涩笑的腼腆的唐乔牧的参与。

    唐萱幸与唐乔牧都心恋着唐修,唐乔牧外表看似纯良内心却阴黑无底,他对唐修的爱意丝毫不比唐萱幸差,但他却在唐萱幸面前掩盖自己对唐修的爱意,无数次将尤然默的消息传递给唐萱幸,添油加醋不知了多少,惹得唐萱幸妒恨起尤然默,最终下了死手。

    怕是尤然默也不曾料到,那个与他一样体弱多病的少女外表美的如同天使一般,内心却如此脏污,每一句话一个举动都将他不经意的拉扯进入地狱的深渊。

    尤然默是中毒死亡的。

    毒性并不强烈,甚至可以说是温和,但却因长时间积累,最终厚积薄发,一下子就掏空了尤然默本就孱弱的身体。

    唐萱幸固执的认为尤然默是唐修心头的最爱,只需除掉此人,唐修就会将目光转移落到她的身上。

    只是她从未想过,这一切怂恿她的都是唐乔牧,她并未仔细了解过尤然默,对他的印象也不过是唐乔牧日久渲染进入她心中的白莲花的形象。

    唐萱幸和唐乔牧联合起来除掉了在他们心中认为是最大劲敌的尤然默,却也不曾料到,这所谓在他们心中最大的劲敌,对于唐修而言。

    尤然默不过是朋友,无关情爱。

    但却因尤然默的死,唐修疏远了两人,这样无意识的举动,更让两人误会的更深,直至如今,唐萱幸和唐乔牧依旧认为尤然默是唐修心中的白月光。

    曲纪的存在,也不过是个尤然默的替身罢了。

    “那他……是怎么中毒死的?”曲纪问。

    唐修想了想,冷笑道,“也亏得他们下的功夫足,尤然默常年吃药身体对一些药物有了明显的免疫,只是这两人心思歹毒,变了法子的点了加料的熏香送到尤然默手中。甚至还在他的饭食中放了与熏香相克灵植。”

    “这些东西单独服用是对身体有益的,尤然默显然也是知道这些灵植的作用,只是不曾想过那熏香内藏有东西,因此几种灵植混合在一起产生了毒素,最后在熏香的催动下,有益的东西变成了要命的剧毒。”

    曲纪咂舌,“他们一定足了功夫吧?”

    又是熏香又是吃食的,这样的流程想想怕也是颇为费时。

    唐修点头,“他在唐家堡居住了三个月,临走之时突然毒发身亡。”

    这两人心思歹毒,总是妄想着不切实际的东西。

    当他们通过龙之谷来到新世界站稳了脚跟的时候,唐萱幸就被外嫁出去了,唐乔牧也随同唐萱幸的命运。

    只是两人一个嫁的是富商,一个嫁的是财主。

    这两人不论是富商还是财主都是恶贯满盈的人,在唐修的设计之下,富商很快的就沦为了赌徒,赌光了家里所有的财富,最终欠下巨额钱财,在走途无路之下,富商将唐萱幸高价卖入了怡红楼。

    以唐萱幸那吃了驻颜丹而不老的容颜,她在注定是要呆上很久很久了。

    至于唐乔牧那边,财主沦为了乞丐,两人从富丽堂皇的别院住到了肮脏的茅屋,财主因剥削人民即便是成了乞丐也无法乞讨。

    很久很久以后,曲纪才从滚滚的嘴里得知。

    唐乔牧和乞丐无法生存,很快的乞丐在饥饿下便将其他男人带回了屋里,随后走出茅屋将门反锁。

    这样的日子几乎每天都在上演,进出屋内的男人形形□□每次都不是同一个人。

    至于到底发生了什么,也只是唐乔牧才知道。

    做尽了坏事,践踏别人生命,总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而他们口中所误导的白月光,从头到尾也不曾有过。

    唐修亲了亲曲纪的脸,“他们不过是胡言罢了,我心里的白月光从始至终都只有你罢了。”

    “我很幸运,先一步将你牢牢的抓在了手心,让你的光芒永远都只为我而亮。”()《穿书之炮哥吃锅伐》仅代表作者夏夏不纪年的观点,如发现其内容有违国家法律相抵触的内容,请作删除处理,的立场仅致力于提供健康绿色的阅读平台。

    【】,谢谢大家!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gegegengxin(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免费阅读器!!
上页 目录 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