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这都能吃醋
    此为防盗章~

    “明明……”童言无忌却最伤人,王明明的话让锦娟心疼又难过。?  ?爱看小说网   w?w?w?.ikanxsw`com锦娟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儿子,心想儿子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丈夫虽然对她不好,但对儿子那绝对是好的,就跟其他的父亲没啥差别。她敢自问对儿子更加好无愧于心,作为一名家庭主妇,

    她几乎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花在儿子和丈夫身上,她敢说她和丈夫没有对不起儿子的地方。

    但现在,儿子竟然说丈夫是魔鬼,还说恨他们!

    锦娟想到了什么,捂住脸哭了起来。

    林夏拿了纸巾给她,轻轻拍她的肩膀。

  ±爱-看-小说±网 M.IKANxsw.C0M
  “哇!”有人安慰她,锦娟忍不住了,将情绪倒了出来,“我为了明明,忍了那么多年,但现在……我做错了什么?”

    是呀?她做错了什么?!她为了儿子有一个

    正常的家庭,活生生忍了丈夫十年的家暴。每一次她将忍不过来时只要一想到儿子就咬牙坚持下去,她这么做是为了谁,然而儿子非但还说恨他们?

    对于锦娟家的事,林夏猜出个大概,但他没有说什么,别人的家事不是外人可以随便掺和的。

    林夏还记得第一次见到锦娟时,她化了很浓的妆,白白的一层粉几乎遮住了她原本的样子。人看起来没什么精神,眉眼间也是化不来的沉郁。

    看来,那时她并不好过。

    最后,锦娟还是带着王明明回去了。林夏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心里同样是化不开的郁闷。

    “我准备回去了。”林夏打完电话驱车回家,回到家门口却惊喜现唐殷朗抱着白团子和小仓鼠在门口等他。

    路灯昏黄的光把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像一条绵延不绝的路。

    “嗷呜!”爸爸!白团子从唐殷朗的大衣里伸出毛绒绒的脑袋朝他喊,绒毛扫过唐殷朗线条分明的下巴。而唐殷朗,也是一脸温柔地看着他,不复以往的淡漠。

    “乖,等我停好车。”林夏莫名感动,心里涨涨的。

    停好车之后,林夏抖了抖一身的寒气,赶紧进屋。

    “嗷呜!”林夏一进屋,白团子立马从唐殷朗怀里跳得他身上,毛绒绒的尾巴像风扇一样转个不停。

    林夏被白团子萌得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才放下他继续准备年夜饭。

    林夏欣慰地看到,在他不在的这段时间,唐殷朗他们把他们能做的都做好了,不用他操心,就连菜也洗好切好了,就等他回来煮。

    现在是晚上八点钟,春晚开始了。帮不上忙的白团子和小仓鼠就在客厅看春晚,唐殷朗则是在厨房帮林夏打下手。

    递菜、盛菜……两人配合默契,像是练习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

    两人一边做菜一边聊天,林夏说起了锦娟的事情。

    “嗯。”对于别人的事情,唐殷朗没有什么想法。

    “为什么要为孩子忍受家暴呢,真搞不明白。”林夏确实搞不懂锦娟的想法,即便为了孩子有一个完整的家,跟一个家暴的人强行在一起,有必要吗?

    那些遭受家暴却舍不得离开的女人,究竟明不明白,她们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孩子好,难道真的对孩子好吗?孩子是敏感的和无知的,大人的行为肯定会对他们的成长产生影响,她们哪能确定在这种家庭中长大的孩子就一定会正常。

    甚至有的时候,为了孩子好只是她们维持婚姻的借口罢了,分明就是她们对丈夫还存在幻想,对丈夫回心转意抱有希望,有时丈夫给了她一点温柔就觉得是天大的礼物,又成为她继续维持家庭的动力。

    林夏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心疼又无奈。但路是自己选的,就算哭着也要走,这不是她们心甘情愿的吗?……

    春晚播出了一个小时之后,林夏家的大餐终于上桌了。这绝对是林夏单独生活后有史以来里最丰盛的一餐。鸡鸭鱼肉海鲜一应俱全,还有年糕、糕、粽子……

    小仓鼠第一次见真么多菜,眼睛都要看直了,不知道怎么下筷。

    “嗷呜!”白团子也是馋得不行,晃着跟林夏要这要那,后来林夏喂不过来,白团子直接上桌吃起来。

    “嗷呜……”好吃……

    林夏和唐殷朗两个大人,见此情景,都忍不住笑了。

    年夜饭过后,白团子和小仓鼠挺着大肚子休息了一番,洗澡过后就困得睡着了,只有唐殷朗和林夏在守岁。春晚准备结束,新年的钟声也即将敲响。

    林夏和唐殷朗站在阳台上边看夜景边迎接新年。

    两人默默地看着风景,没有人说话,他们所处的空间寂静得吓人,但有一种暧昧的说不清的氛围,某种说不明道不清的情愫在两人之间流淌。

    “林夏……”唐殷朗率先开口,打破了寂静。

    “嗯?”林夏知道接下来唐殷朗可能要说些什么,不由有些紧张。

    “我爱你!”这些话在唐殷朗脑海里预演无数遍,“我想一辈子和你在一起,想一直照顾你和安安……”

    这是在告白?林夏知道唐殷朗很严肃,但却忍不住想笑。这小学生式的站姿还有从来没有一次性说过这么多的话都让林夏感动又感到好笑。

    唐殷朗也是紧张到不行,他直直地站着想是在一个犯人在等待法官的宣判。

    “我……”林夏开口说了第一个字,12点正好到来。霎时间,中心广场烟花升起,哄闹欢喜的烟花爆竹声响彻云霄。

    “老板你怎么来了?”老板在外面,程渺只能恐慌地去开门,一双毛茸茸的拖着“哒哒哒”的响在十几平方米的小屋里。

    “来给你送新年礼物。”赵宇浩抱着一只箱子。

    “新年礼物?”程渺感到不可思议,公司的新年礼物已经过了呀,是某国产品牌新推出手机,大家都很喜欢。

    “这是单独给你的。”赵宇浩说道。

    “是吗?老板快进来!”程渺不知道赵宇浩为什么要单独送他礼物,但人都来了肯定不能拒绝。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
上页 目录 下页